过期的灯红酒绿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在一份《中老年人文化娱乐生活调查报告》中显示,1/3的中老年人选择唱歌跳舞作为文艺型娱乐活动的方式。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个年轻人泡吧一次就要人均500起的今天,节省的叔叔阿姨大爷大妈们如何消遣自己唱歌跳舞的时光呢?

1.八十年代的灯红酒绿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中国才出现歌舞厅。手手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附近有个“工人俱乐部”,经常有很多叔叔阿姨下班后去唱歌跳舞。放学路过瞥见一眼,舞厅里的灯红酒绿就印在了大脑之中。

那个年代,跳舞绝对是一件特别时髦的事情,谁要是不会跳舞谁就是土老帽。昔日重庆的舞厅数目之多阵仗之大,超出现在这群泡吧的小年轻的想象,像渝中区的小洞天、沙坪坝的皇冠,几百家舞厅到了晚上歌声鼎沸舞曲荡漾,仿佛回到了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十里洋场

这种叫嚣着自由与反叛,又能充分解放身体的歌舞形式立刻成为年轻人的时髦之选,带有强烈节奏感的音乐舞蹈成为那个时代的中国人一种呐喊的方式,被压抑许久的欲望在迪斯科的撩拨下逐渐苏醒

岁月更迭,这群当年跳舞的中坚力量老去,舞厅也随之没落。然而那些充满年代感的招牌的和凝固的霓虹灯,却替时间记录了这些过期的灯红酒绿与中年人的黄昏。

2.三峡广场对面的小巷道里

手手又是问路又是导航找到了第一家舞厅,这家位于杨家坪兴胜路上的舞厅据说是开了好多年了,兴致勃勃找到门脸的时候发现居然一个星期之前停业了,听隔壁成人用品店老板说是最近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成果。

不放弃的手手跨区找到了另一家舞厅,在繁华的三峡广场对面的小巷道里,甚至还没有走到地方我就知道这次找对了,因为斑驳的老墙挡不住厚重disco的声浪

门口收银的是个五六十岁的阿姨,化了美丽的妆容,时髦地拿着手机在做直播。走到阿姨跟前的我不敢露怯,“假老练”地说,两张票,微信支付。阿姨抬头看了我一眼,“妹儿我们只收现金!”吓得我赶紧退出来找旁边卖面的女老板换了十块钱现金。

舞厅门口

早场票3元,午场票5元,晚场票3元,看告示说这还是7月20日涨价后的价位,就这个价钱也让手手想到了几毛钱一张舞厅票的童年。不由得感叹这个真便宜啊,叔叔孃孃们果然比小年轻们经济实惠。

拾级而上,路过老旧的储物柜。手写的油漆数字和斑驳的木头柜门,黑黢黢的的柜子锁,存放着年轻人看不懂的秘密和过去

舞厅门票

舞厅的一切都还停留在旧时代。关上舞厅那道窄门,时间就好像还停留在过去,衰老也不是现在要面对的事情。

循环使用的门票,已经被折叠了好多次,握着的时候好像还有好多人触摸过的温度。这张旧门票,会带我登上穿越的时光机吗?

3.回到舞池中央

舞池规矩:一位男士邀请一位女士,一曲过后再更换舞伴。可我们看到的张孃孃和王叔叔不太一样,他们两个人一曲接着一曲,连跳了三曲都不撒手。好不容易休息坐下来,两个人的手都还紧紧握着,比小年轻还腻歪。好奇心驱使我开始打量他们俩的关系。

舞伴

“妹儿,啷个不切跳舞耶。”张孃孃开腔了,然后我顺势开始八卦。

张孃孃和王叔叔都六十多岁了,张孃孃老公死得早,四十多岁她就独自带娃生存。王叔叔早年爱赌博,屋头两套房子和一个门面都被输的精光,老婆实在受不了就和他离婚了。后来十年前,他们在舞厅认识了,开启了一段“歌舞黄昏”。身边所有的人都觉得中年人的恋爱无非是凑合过日子,找一个人排遣寂寞,然而王叔叔和张孃孃这朋友一耍就是十年。

“孃孃,那你们两个啷个不结婚?”
“结啥子婚嘛,娃儿不同意。”张孃孃的语气有些无奈,神色却没有变化。中年人的爱情出现在柴米油盐之上,累积在人们的言语谈论之间,想再进一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砝码,却又不甘于退却,于是只能在朦朦胧胧的灯红酒绿下“耍朋友”,不敢贪恋温暖,也不舍得放弃阑珊。

4.裙摆摇曳起来

除了朴实的张孃孃,舞厅里大多是穿的花枝招展的阿姨们。超过3米的裙摆摇曳起来,她们是舞厅里的花花蝴蝶。虽然还是热气蒸腾的八月,但是孃孃们打扮得一丝不苟。丝袜,高跟鞋,描眉,涂脂。就算已经跟不上小年轻们的时尚,但是她们还在用尽全力去保留青春。

一位穿白衣服黑裙子的阿姨是当之无愧的“Party Queen”,一个小时下来,不亚于十位男士邀请她跳舞。阿姨一直保持充沛的体力,旋转跳跃闭着眼,每个动作都不敷衍。

这个舞厅里面没有卖酒水的,是的,当我渴了想买一瓶快乐肥宅水的时候发现,不售酒水。这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带着保温杯去接舞厅角落免费的热水。这张图着实诠释了当代养生的奥秘:保温杯里泡枸杞,歌舞厅里练身体

5.最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灯红酒绿会过期,青春会过期,娇美容颜会过期,爱情会过期,50后会过期,00后也会过期。

不过期的东西好像只有“当下”,那不如抓住每一个当下,享受保质期只有24H的每一天。

😊


想获取重庆没落歌舞厅的现场视频与照片,请公众号后台留言“歌舞厅”,记录一代人的回忆。


过期的灯红酒绿
https://macin.org/2019/09/06/guo-qi-deng-hong-jiu-lu/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19年9月6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9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