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上竟有座废桥...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春意盎然

从鹅公岩大桥后面掩盖的建设村开始,百度导航设置“小南海水泥厂老厂”,驱车二十余公里到达白沙沱。

一路沿江的风暖芽绿,伴随恰到好处的橙花芬芳,是人间四月天里的天堂模样。

白沙沱地处大渡口区,位于长江北岸,有过短暂的独立成镇的历史,后与跳磴镇合并。

《华阳国志·巴志》说:

巴立市于龟亭北岸。

龟亭就是小南海,就在白沙沱下游不远处,龟亭北岸也就是现在的白沙沱。

如此算来,白沙沱已有3000多年历史了。

新旧两座大桥

原本只想去看一看这座继武汉长江大桥后的第二座长江大桥——白沙陀长江大桥,但却无意中揭开了曾经繁华的小南海水泥厂老厂的面纱。

南海水泥

小南海水泥厂,创建于70年代,是根植于重庆的老牌本土企业,历经沧桑蝶变,虽然这些老旧厂区已经闲置,但曾经的辉煌在每一块马赛克砖上清晰可见。

仅存的一栋办公楼

洋气的马赛克

就像前两年才离世的南海水泥老厂长邱沛阳一样,南海水泥的市场份额和荣光也随着白沙沱的没落而走向悲凉。

电饭煲种菜

这些建筑仍然有着时代的美感,一砖一瓦我相信都有那个时代南海人的悲或喜。

也许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分到了一套二居室,

也许那时候的她觉得很开心只因为下班后的交谊舞,

只是这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现在都渐渐走进暮年。

建于1952年的老成渝铁路从老重庆站出发一路向南沿着长江蜿蜒穿行,在老白沙沱长江大桥一分为二,由川黔铁路向南奔向贵阳,成渝铁路向西奔向成都。

铁路边的看守所

只要成渝铁路的轨道还在,手手就还能顺着它回家。每天只有上下行两趟车的这趟老铁轨,因为没有了轰隆隆的喧哗,让辛苦了一辈子的老铁路人终于有了安静的家。只是这安静的家里没有了铁轨吱吱嘎嘎,就像在耳边唠叨了大半辈子老伴儿再也说不出话。

小南海信号台

长条石堆砌起来的房子,还没有坍塌却早已经不是

爬山虎覆盖的外墙,翠绿的外表覆盖了腐朽的枝桠

连侧耳根在这里也好生无聊,闲得开出了

爬上白沙沱长江大桥,手手的腿直颤。

从这里上桥

不为其它的,就这空荡荡的枕木空隙,桥底的风顺着裤腿直击灵魂,等我反应过来时候已经行至大桥中段,所谓“骑虎难下”大概就是如此吧。

腐朽的枕木

有船经过时,桥会颤抖

只是这座1958年开建、1960年建成的铁路大桥更像是一条黑龙,蛰伏在长江上近六十年,承载着大跃进时期的成果,也派发着改革开放的红利。

作为“万里长江第二桥”,它仅次于武汉长江大桥,1968年建成的南京长江大桥在它面前也只是弟弟。

沧桑的铁路桥

虽然在2019年正式停运了,但是幸运的是这座大桥没有被拆掉,它代替摆渡了几十年的轮渡,为江津珞璜和大渡口白沙沱两岸的居民的生活创造着便利。


这便是人生的奇特之处:

他会不会是南海的老职工?

有人拿着道具在桥上摆拍,

有人背着物资到桥对面去卖,

有小朋友因为桥太高吓得乌啦啦地叫,

也有老人家拄着拐杖在桥上看船儿抛锚。


长江上竟有座废桥...
https://macin.org/2020/04/22/chang-jiang-fei-qiao/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0年4月22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