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沱:时间都在这里打转

顺着812公交,一直可以坐到唐家沱老社区,也就是现在的重庆长航东风船舶工业公司。在公交车上就看见了这条路只通往唐家沱,左走、右走的路都没有了,仿佛已经走到了宇宙的尽头。

其实从某种角度而言,唐家沱的确是许多人的尽头。

唐家沱作为长江上游著名的回水湾,在重庆叫“沱”。从上游奔腾而下的长江水在这里放缓,上游冲击下来的很多东西聚集在这片水域打转,其中就包括尸首。

早些年,常有上游地方的人来唐家沱寻找亲人,捞尸也成为了唐家沱一时兴盛的职业。被水泡过的尸首会迅速肿胀,身上衣物也早被湍急的江水冲掉了,于是这些在唐家沱被打捞起的尸体,大都是赤身裸体。所以才有了重庆人常说的一句话“亏到唐家沱”,意为金钱上亏损了投河自尽,遗体漂流到了唐家沱。

另外,唐家沱的地理位置确实是重庆的边缘,行到水穷处好歹还能心死,而行到沱湾处则是陷入漫长的漩涡之中,不知何时可以抽离。

1935年后,日寇飞机对重庆城区狂轰滥炸,有条件的人们纷纷迁往郊区暂住避难。而处于重庆边缘的唐家沱距离城区距离适中,且每天都有往返朝天门的轮渡而成为城郊理想的避难之地。

黄炎培、茅盾、曹禺、何香凝等都曾在此居住,可能你今日所见红尘酒家里那张脏兮兮的桌子正是茅盾当年伏案写出《白杨礼赞》的地方。

1936年,为解决重庆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的问题,何鲁时任交通大学和中央大学教授,汇集了许多优秀老师和进步人士资源,于是在唐家沱创办了载英中学,何鲁本人任校长。

历史上的载英中学以收留贫穷学生和因参加进步活动被外校开除的学生而闻名,取名自左思《蜀都赋》中的名言“江汉炳嶙,世载其英”。于右任在重庆看到弟子何鲁对抗战大后方教育事业的贡献,也主动出任载英中学校董,支持他的义举。

2014年为了纪念何鲁诞辰120周年,伫立在载英原址上的重庆市第四十六中学恢复了载英中学的校名。

军政部后方医院旧址就在唐家沱新村,现在上面的牌子是铁山坪街道东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再早一些是东风厂的配套东风医院。医院于1939年迁到重庆,如今还有3栋建筑,途中是手术部。

三民印刷所旧址位于江北区唐家沱东风3村9号,是抗战时期的秘密印刷基地,负责印刷国民党的法定货币。

重庆东风船舶工业公司的前身是重庆民生机器厂,抗战时期卢作孚把民生公司部分迁到了唐家沱。再早一些就是亚细亚火油公司,这是重庆开埠史(插入)的故事了。

从观音桥的唐家沱的公交上大都是老人家,在本该叽叽喳喳的周末下午显得安静异常。

如果说上述的历史承载了唐家沱在解放前的故事,那这个停了许多私家车的灯光球场里一定是现在许多70、80后的回忆。而今还有很多年轻人在球场上打篮球,在这个接近年关的日子里也有小朋友在过家家熏腊肉,但是满场几十人,只有手手戴着口罩,也许这里真的很少有外人造访吧。

那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既不似民国建筑一般足以列入文化清单,也不是新建筑一样讨小孩子喜欢,他们或是红砖或是青砖,但我相信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回忆。

曾几何时,这里也曾熙熙攘攘,谁家孩子期末考了百分,谁家老公升任了车间主任,谁家太太托在上海的亲戚买了“的确良”布料做新衣裳。而今那些别人家的小孩已经长大成为栋梁,升任车间主任的业务骨干无论是否还在厂都一样棒,只有曾经年轻的太太还站在时光的轨道上,回想曾经的辉煌。


唐家沱:时间都在这里打转
https://macin.org/2022/01/11/tangjiatuo/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1月11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