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到城口去看雪

冬季到城口去看雪,看深山老林里的寂寞与安宁,期盼燥热的灵魂被雪花淋透。

南方人对雪的执念,来自于人总是对未得到的追求。

未见雪时只觉得是存在于文学作品里的一片白茫茫,真正在北方生活后又觉得日日相伴的灰尘与雪,后来回归到一期一会的盼望,才算找到了和雪的相处之道。

见过最厚的雪是在圣彼得堡,半人厚的雪覆盖在公路两侧,所以只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结冰的地上步履蹒跚。

这让我想起在北方念书时候的雪,北方城市并不清澈的空气和凝结的雪花缓缓落下,还没落地之时,落在身上就是灰色的泥点子一样的东西。

雪花一直以为自己是纯白色的吧,可是它其实是透明的,从天上落下花了太久时间,以至于雪花忘记了自己的颜色,只能说自己是无色。

后来我回到了南方,还是在一个冬日去了东北,但并不为了看雪,而是为了玩雪。在延边的雪场里,第一次滑雪。

虽然屁股蹲儿都摔青了,而且到最后我都没有很好地习得刹车的方式,但滑雪的快乐我get了。又过了很久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没有办法掌握这个动作的原因是我的膝盖前交叉韧带断掉了,这个也是滑雪运动员最常见的伤病之一了。

这可算是没有滑雪运动员的命还得了专业运动员的病,为了再次站上滑雪场我做了韧带重建。当我做好复健准备再次与滑雪场相见时,新冠来了,所有期盼再次落空。

春节前就看了天气预报说近期极冷,雪花果然是可以如约而至的吧。即使是节前就已经感冒了,也丝毫没有放弃过看雪的计划。

驱车500公里,从重庆的最西南角到最东北,车途劳顿也不能爽约啊。车行至城口山中,路上湿漉漉,伸手能触碰到雨滴击打在手背上有些锐痛,雨进化为冻,再一转角,就是飘忽忽软绵绵的雪花了。

用手掌是很难接住初雪的,手心的温度太高只会灼伤雪花。悦纳这一现实后,任由雪花飘落,积在车窗上,落在黑色的外套上,跌在睫毛上,放手以后就拥有了这全世界的雪花。

踩在积雪上咯吱咯吱,山涧清泉从石头上落下,时而轰隆隆深不见底,时而滴滴哒,汇集在幽僻的小河里。逐渐结冰的寒潭逼近,水光清净,烟波凝结在竹叶上,颤巍巍地泛着活灵活现的光。

雪还是雪,你还是你,不论是和雪一起看你还是和你一起看雪,都是人世间留不住的那一种美好,而我是黑暗中那个大雪纷飞的人。

生活果然是在别处,最美的雪花可能藏在世外之境,也许在同爱人一起赏过的笑脸盈盈,又或是在与好友攀登过的雪山上,总之绝不会在你办公室的窗前。

最后,如果你也想去城口看雪❄️,这里是一些小建议

  • 城口的生活很便宜,五块钱一碗的面条或者是蛋皮都可以充饥;
  • 春节出行提前定住处,吃东西之前先打电话问问有没开张,GDP全重庆倒数第一不是没有原因的;
  • 车子上山一定要挂防滑链,问就是装备齐全才能带你去看更远的风景。

再最后,有没有城口的读者来解释下,为啥你们请帖要做成公告

2022年元宵节快乐,阖家幸福!

往期内容


新年到城口去看雪
https://macin.org/2022/02/15/chengkou-snow/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2月15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