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背梁:从七曜山到大风门

行车至石柱,非去不可刀背梁,我愿称之为此行华彩。

雨天是烟雨朦胧,晴天有蓝天白云,夏夜有星空银河,冬有漠漠黄昏。如若早起,可享日出,抬头看日出扶桑一丈高,再低头数人间万事细如毛。

据说春节和国庆节都是人山人海,车被堵在“刀背”上进退两难。清明节至,许是因为雨雪纷飞,反而独享景致与安谧,足够用摄影设备或者眼睛去记录路两旁的煤矸石和远远近近的风机,也就是那些大风车。

小雨里路过的牛羊在高山草甸上悠哉游哉,直耸入云的杉树整整齐齐,仁者乐山,只因山峰岿然不动才能听见心动。

其实刀背梁位于石柱六塘乡到丰都大风门的路上,共计十余公里,建在山脊之上,两侧皆是悬崖,仿若天路。这一带被称作七曜山,由十余座海拔超过1800米的山峰组成,最高峰海拔1874米。

行驶在山坳间还未感受到风的威力,稍微顺着山往上攀爬一些,便能感受到山风的强大,似乎可以直接吹掉你的脑袋。

如果是夏天必然是期待这凉风,只是这春寒料峭,6摄氏度的实时温度让我忙不迭地在风中凌乱。

站在叶片下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可也会疑惑为何这风车叶片不是2片不是4片而是3片。

后来专门查了一下,才知道:

在大于等于3片时,叶片增加已经很难再提高效率反而会进一步增加成本;而当叶片数目少于3片时,虽然节省了叶片,但在结构上,则必需相应增强且可利用小时数下降,同样增加成本、降低了效益。并且在同等风速的条件下,2叶风机的转速明显高于3叶风机,而由于快速旋转,两叶风机会产生很大噪音,杂乱的声音会严重干扰周边居民的生活。

进入山区就会看到方圆数公里内,堆积着很多黑色的东西,那是炉渣。这些统统是明清年代冶矿时留下的遗址,当时没有专业的炉渣处理公司,不会二次提炼金属颗粒,更不会制成砖砌墙,只是随处一丢,这可给后世考古留下了巨大的资源,炉渣堆里仍清晰可见当年炼矿所用的瓦罐,器具,具有极大的考古研究价值。

只要起风期超过150天,且平均风速达到3米/秒,就具备风力发电的条件。在重庆,涪陵、武隆、巫山、巫溪、奉节、云阳和南川金佛山风速为4—7米/秒,可以称得上风力资源不错。重庆风能总储量近3000万千瓦,若全部开发,设计装机容量超过50万千瓦,相当于重庆江津珞璜电厂的一半。

虽然来的时候并非刀背梁的最美时节,但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值得1个人、2个人、3个人乃至一家人来欣赏的景致。

一个人带着无人机驾车冲上来后一定会对纠结的很多事情释然;两个人适合露营看星星;三个人适合互相依偎看日出磅礴;一家人适合搭帐篷烧烤也是别有风味。

在雨里驶过刀背梁,让人感叹快乐何其不易,然而却还是执着地想要快乐的心情才是更大的人间忧虑。

往期回顾


刀背梁:从七曜山到大风门
https://macin.org/2022/04/19/dao-bei-liang-cong-qi-yao-shan-dao-da-feng-m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4月19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