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野草场:石柱的草场藏着重庆的野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从西沱古镇驱车至千野草场原本公里数不多,但乡道却总让人错估了行驶的时间,于是在车里发呆的时间又多了一些。

发呆的时候我在想:

这个世界那么大,读过同一本书、看过同一棵树大抵就算是有了纽带,而这样的纽带往往是有趣又易碎的;相较而言血亲之间的纽带就稳固多了,哪怕说话不计后果或者是行为冲动一些也不会轻易断掉,这也是让我们内心变得有底气的所在。

发呆让旅途的时间变得很快,后来想想我已经很久没有放空过自己,脑子里有根弦绷着。

好比小时候练琴却不懂调音,都是老师帮着弄;大一点以后开始自己试着调音,手上却不识轻重,咔嚓一下崩掉一根琴弦。

琴弦断掉弹在脸上的感觉过了二十多年我都还记得,似乎要把少女的脸庞割破,我想如果哪天我突然消失,大概也是弦断了,这种感觉我体验过。

当寒意还未完全褪去,暑气也还没蔓延到此,柔软的绿意却已经萌生。虽然这里以避暑胜地而闻名,但我却并不追求它特定的“疗效”,只偏爱这泛绿的草场和遍山坡的悠闲牛羊。

高山上的平原,没有山峦的阴影,心事便也坦坦荡荡。

在四月的晌午,我们和很多羊一起抵达了1800多米高的草场。午后无风,搭帐篷的人和野炊的人也受不得灼热的阳光钻进了暖帐,我风衣的衣角仿佛兜起了苦涩、不安与迷茫。

开车进入千野草场,门票40元/人,开车另交10元/车,露营免费,导航一般是到北门,主路20km+,可以从南门出不走回头路。

大片的树林,高耸入云的杉树,若是一个人可能会有些害怕。但真的鼓足勇气走进森林,又发现阳光照进来的树林兼得了幽静与壮阔,踩在厚厚的针叶林的落叶上,脚步声没有一丝声响。

很久以前我以为自己心里的那条暗河之上是柔软的森林和草场,暗河淌过时涓涓而过,自己和别人都可以听见;当时间的洪流灌注进我的暗河,暗河之上却逐渐像拉尼娜一般冻住,要学着迎接寒风、暴雪和冰川。

所以哪怕暗河变成了温泉,表面上也是不动声色了。

中途遇到可以骑马的地方,因为闲得无客,马场主说起了她有好几十匹马,听起来是让人艳羡的生活。

在草原的时候我骑过马,但草原太辽阔我不敢肆意挥洒;后来去云南骑滇马,不似蒙古马一样高大,体型偏小的滇马反而给我更多安全感,带我走在山路上的时候,我才领会到骑马的快乐,只是可惜从未骑马奔跑过。

从车里边向外看去,土地广袤无际,草场天然旖丽,蓝天白云青山绿草,儿时的可以描绘美好的词汇堆砌在一起也不过如此了。

山与山之间相连却又分散,绿色的草地是一块大地毯,牛羊和马儿都是造物主的点睛之笔,远山上的风车呼呼地吹。车窗就是一副画框,框住了这幅缓慢凝固的油画图。

从未体验过露营,也从未想体验过露营,单单就看看那一长串要准备的list就头痛。更别提也许半夜还会被风雨草木所惊醒,被不甚舒适的卧具所烦恼。

但千野草场似乎让我有了一些想去尝试的念头:躲在树林里的摇床上舒适地打个盹儿,和朋友来两局游戏,看完一本很久都没有看完的枯燥的书,可能也不会觉得无聊。我很少说“消磨时光”,因为觉得时光宝贵不容“killed”,但当真正地决定虚度一段时间的光阴时,才能体验到人生值得吧。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我仍然赞同袁枚说的:

看书多撷一部,游山多走两步

倘非广见博闻,总觉光阴虚度。

往期回顾


千野草场:石柱的草场藏着重庆的野
https://macin.org/2022/04/26/qian-ye-cao-chang-shi-zhu-de-cao-chang-cang-zhao-chong-qing-de-ye/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4月26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