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义镇:山野草丛里藏着的人文历史

五月的星期天,让我想起萧红在《黄金时代》里写的:

去年的五月正是我在北平吃青杏的季节,今年的五月我生活的痛苦真是有如青杏般苦涩。

应友人之邀,驱车前往仁义探寻那些不为人知的的被掩在草丛山野里的文物。

喻应豸墓

喻应豸 zhì 墓位于仁义,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据仁义当地的朋友们介绍才知道哪怕是喻茂坚,十岁之前也是在仁义度过的,所以“故居”究竟应该在哪里还值得考究。

喻应豸,喻茂坚之,明隆庆年间任寻甸府通判。他勤于政事、任劳任怨,为官清廉。他逝于任上时,其家人甚至没有钱将其安葬到家乡。据《喻氏族谱》记载,明清两朝重庆喻氏族人取得功名者共计322人,高中进士者多达27人,入仕者也都廉洁公正,官声很好。

通判,中国古代的官名之一,多指州府的长官,掌管粮运、家田、水利和诉讼等事项,对州府的长官有监察的责任。此官制始于宋朝时期,明朝期间为各府的副职,位于知府、同知之下。

如果你只知道大名鼎鼎的喻茂坚,只去过万灵镇的喻茂坚故居,下次不妨去看看这座喻应豸墓,在仁义镇。

合兴庙

在仁义当地居民的带领下,觅到了位于一处高地坡顶的合兴庙。庙宇约莫十余平,几乎全由石头堆砌而成。

供奉着川主、土主和药皇三位当地人信奉的local菩萨,菩萨造像都是整块石头,至今仍得以保留,要归功于当地居民每年都会尽自己之力修缮。菩萨头像的彩绘已经不清晰了,是后世补上去的。

川主是中国西南对于类水神的信仰崇拜,土主现在能找到记载不详,能找到的记录是在云南曾有始建于唐南诏时期、供奉密宗大黑天神,但又与荣昌地区的信仰不同,因此存疑。药皇推测是药王孙思邈,由于民众文化水平有限,所以误写成药皇。

由于某些原因,导致外立面墙上的刻字(包括庙名字、前门对联和碑刻)都被凿去了,内立面的刻字尚清晰,最早可见的年份记载为“洪治四年”。

但历史上并无“洪治”年份的记载,推测应为笔误,实际上是明朝弘治年间(1488年至1505年)。另有刻碑可见为道光年间进行修缮,所以推算到庙宇修建于明朝

庙宇的名字和内设均无强烈的宗教色彩,“合兴”之名映射“家和万事兴”之意,凝结了荣昌群众对家庭和睦的最朴素的理想追求,也是简单的幸福。

王将山大院

王将山大院又名王家山大院,坐落在仁义镇正华社区,占地约14亩,建筑面积约2000平米。

一开始只是王家零零散散的房子,后来王家把房屋卖给蒋家,最后蒋家又卖给郭家。

民国七年,时兴的郭家斥巨资重建新屋,耗费7年时间,终得此雅致院落。院子是闭合式的四合院形制,有三处大门,一处花园,五座碉楼。

房屋最低处有三层,最高处有七层,拥有当年的视野绝佳区域——走马转角楼,放在现在那就是网红打卡地。1953年,被定为地主的郭家的这处房产也被没收,后分给6户贫下中农居住;1955年,成为了保安第二完小。

踏进院落,抬头可见门梁上隔栅的雕花,心中便暗暗觉得有些意思。穿过玄关,是一处开阔的院落,五月正午灼热的阳光下晒着作物,时光所赋予这座建筑的美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往堂屋中走,可以看到尚存的珍稀的楠木,可以看到西式吊灯留下的印痕,可以看到西式的半弧形的窗紧紧挨着中式的瓦片房顶。建筑整体构成都是砖石,这比起中国传统建筑中常用的木质结构更结实,好比在西方国家至今保留的城堡也是砖石结构。

装修的风格并不浮夸,哪怕是中西式结合,也丝毫没有堆砌的感觉。方形石砖铺地十分雅致,延伸到院落和花园,据说这是曾经的主人最得意的作品。

园中有回廊,有池塘,有一座石桥把水面分两端,也许也曾有雕楼画栋水墨丹青,而今也都付与养鸡的农户用来做鸡毛掸子和鸡毛毽子。

敲开一墙之隔的邻居家门,与王将山大院共墙的部分展现出美丽的堆砌式样的纹饰,我猜那一定是当年审美的天花板了。

临走时看到一根被墙沿遮住大半的石梁,下端的字都被遮住,只留下上面剩下的“闲偷得”三个字。

我斗胆猜一猜,竟也是和今日的出行主题如此契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偷得浮生半日闲。

往期内容


仁义镇:山野草丛里藏着的人文历史
https://macin.org/2022/05/10/reny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5月10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