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朋克精神延续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比特币的发展史绝非比特币本身,而是密码朋克精神的延续。

比特币是站在现代密码学的肩膀上成长的,而就像生物的进化一样,有些项目虽然已经死去甚至从未流行,但仍然留下了养料滋养后人。

在浩如烟海的比特币发展史中,我选择几个个人物/故事,推荐给读者。

《密码学无政府主义者宣言》

密码朋克的精神可以在蒂姆·梅(Tim May) 的《密码学无政府主义者宣言》(熊越中译本)中读到,里面充满了预言:

正如印刷术动摇了中世纪行会权力以及整个社会的权力结构,密码学方法也将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本质,改变政府干预经济的本质。密码学无政府主义将与新型的信息市场一起,为任何可以用文字和图片表达的事物,缔造出一个流动的市场。

一个幽灵,无政府主义的幽灵,在现代世界游荡。A specter is haunting the modern world, the specter of crypto anarchy.

这里是英文原文:The Crypto Anarchist Manifesto

Crypto++

这是一个自由的密码学协议的代码库,包含了超过100个密码学协议的C++实现。戴维Wei Dai 于1995年在他大学期间创建了这个项目,并独立维护了超过20年。2015年后这个项目转向社区维护,目前已有超过80名代码贡献者。公共物品是如何建立的,我想这个案例给了很好的答案。共识不是说出来的,英雄一往直前,直至水滴石穿。戴维同时也是b-money——比特币白皮书的第一篇参考文献——的作者。

bmoney.txt这篇文档的第一句就是“I am fascinated by Tim May’s crypto-anarchy. ” 就是上面的这个 👆

所以,这些加密大佬们都是相互成就,相互启发的。

PGP

PGP的意思是Pretty Good Privacy,是一个使用非对称密码学来保护数据和通信秘密的密码学工具。Philip Zimmermann 最早发布了这个工具,帮助公众保护自己的邮件秘密。当时,美国的武器出口标准规定了可出口密码的最大强度,很显然PGP远远超出了它。美国政府找到他让撤除,他拒绝了,但怎么办呢?他出版了一本书,内容就是 PGP 的源代码。最终法庭判例认可了「代码代表思想」,因此通过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来保护了这些代码的安全。(参考阅读:第一修正案:代码和言论自由)

此外,PGP的项目里有一个早期成员亦是核心贡献者,他的名字叫做Hal Finney。

哈尔·芬尼和比特币

哈尔·芬尼(Hal Finney)可能是中本聪之外第一个开启比特币客户端挖矿的人。

他有一条推特非常著名,甚至成为了 meme——「Running Bitcoin」。

同时,他给中本聪提了很多代码层面的建议,此后他就暂时远离了对比特币的关注。应该说,他为比特币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此后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他不幸罹患渐冻人症,于2014年去世了。

在2013年,他发表了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比特币和我》中译版本),在那里你可以发现更多奇妙的连接。首先,哈尔·芬尼是个真正的密码朋克。此外,基于工作量证明的货币恰恰是哈尔·芬尼的思想,中本聪借鉴了他。

这就是我的故事。总的来说,我还是很幸运的。虽然得了渐冻症,但我过得很知足。……我已经将我的比特币存放在了保险箱里。我的儿子和女儿都是科技达人。他们应该会保护好这些比特币的。我很高兴自己能留下这笔遗产。

拉斯洛·汉耶茨与披萨饼

这可能是比特币历史上最传奇的故事,佛罗里达的程序员拉斯洛·汉耶茨(Laszlo Hanyecz) 用10000个比特币换取2个披萨——中文圈子里「大饼」的由来。

再补充一些基础知识,这笔交易发布在 bitcointalk 上(当时的那个帖子还可以看到披萨交易🍕),最终双方在IRC上完成了交易,跨度4天时间。提供披萨的小伙子Jercos很快就将这些比特币出售了,据说用于某次旅游。

但我要说的不仅仅是这些—— Laszlo,其实是比特币的首个 MacOS 客户端的开发者,他独立地开发了GPU挖矿协议,并和中本聪就此交流过。

在接受 CoinTelegraph 的采访中他表示,中本聪早已预备好了GPU挖矿程序,以预防可能的51%攻击。他的代码是更高效的,但是似乎中本聪无意优化的原因是无意过早提高网络的难度。基于这些事实,我不认为拉斯洛是个错失财富的倒霉鬼,这次传播学意义上的伟大事件是Laszlo有意策划的。


本文原作者 freeyao,发布于Mirror


密码朋克精神延续
https://macin.org/2022/06/06/mi-ma-peng-ke/
作者
freeyao
发布于
2022年6月6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9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