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开银万,不如梁平一半?

梁平虽然曾经是川东的鱼米之乡,也还是二战时期飞虎队第一作战机场,但在全市第21名的GDP看起来仍然无甚说服力。百闻不如一见,路过梁平很多次,终于决定来看看。

百里竹海

风雨摇曳中的竹海自带了滤镜,雷声轰鸣,天气总算是凉了下来。

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在烈日下为观音庙的菩萨敬了香,为山下的蚊子贡献足了新鲜血液,为因闷热而低飞的鸟儿驻足,为路过的蚂蚱而聆听,所以这座竹林动用了它所有曼妙的神色提醒着我们,不要去想下一秒天色怎样,此时此刻就要奔赴山野,赴竹林的盛宴。

在修竹间行走,拾木阶而上,看竹海翻涌,也听山风呼啸。爬上最高处时还能再攀上一座名为观海楼的两层木质亭,风势愈来愈大在耳畔穿行,凉风吹透了所有黏糊糊的汗渍和湿漉漉的心情,人生海海也抵不过山林竹海。

想着如果有个地方,打开门就有竹林,关上门屋外风雨交加只当是背景音,屋里小酌一杯然后昏昏沉醉在案桌前。

醒时已经天色明亮,并非宿醉一夜的头晕脑胀,而是从蚊帐里探出头时闻见早餐煎鸡蛋的芳香。

印象里小时候好像也去过一个类似的地方,只是那时候大人似乎都在打麻将,我的下午是从一个慵懒的长长的午觉开始的,只是那时并未感受到驿边饮茶、江上泛舟、竹海听风是何等妙事,只觉时间空荡荡的,自己怎么还没长大。

后来一觉醒来,时光竟已经奔腾到我追不上的地方,我才明白这一生原来和竹子一样,有我天生不喜的潮湿,也有与生俱来的植物芬芳。

明月湖

雨势渐大,却再次路过这一汪碧绿泛蓝的湖水,犹豫了一下还是冲下车去,想着也许下次,或许有的地方就没有下次了。

即使在瓢泼的大雨之中,明月湖也是温柔的,就像是这天底下的温柔原有十分,八分在神爱世人,而这面湖水便是最后那两分,是温柔本身。

它并没有西北大湖那样惊艳,也不似江南湖泊那般婉转,它甚至在重庆都无甚盛名。

但生在梁平的人们总会有段关于它的记忆,或许是夏日摸虾,冬日垂钓,又或是春日泛舟,秋日赏落叶,它是“懂得都懂”的当地人专属记忆。

后来回到车上查阅资料,才知道这明月湖也是后来的名字了,一开始它叫做盐井口水库,修建于1966年。近一个甲子快过去了,世事都变了,唯有门前明月湖,春风不改旧时波。

双桂堂

双桂堂居然只是3A级景区,着实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了。

六年前闺蜜婚礼来过梁平,当时我上午在忙着当伴娘,爸爸妈妈就已经来过这里。

他们说起好几年前的事情,感觉仿佛在佛祖面前所有都是一刹,仿佛就是在门前吃了一根雪糕的功夫,时间就过去了好些年。

得名于院子里一棵金桂和一棵银桂的双桂堂,据说是求升学和求子的灵验之地,不过为何呼之为“堂”而非“寺”“庙”,大概就是因为它原本是一座学堂,享有西南佛教禅宗祖庭之称。

十年浩劫中,当地宗教工作干部和寺院僧人用木板将佛像、文物加封,外贴主席语录,巧妙保护了寺内佛像和文物。

即使在节假日,也看得出双桂堂并未被商业化所覆盖,人不算多,保留了佛门该有的清净,即使结善缘也不能用电子支付。

雨中信步,因为有中国传统建筑的连廊也不至于被淋湿,透过香烛袅袅看善男信女,年纪二十出头,每一代人都有走不出的执念迷惘。

房檐,天空,雨滴,不知被心动还是被风动撩拨的风铃声,可能还是可以放空几分钟。

雨后栀子花开至荼蘼残如雪

看过了许多庙宇,却记不得许多真实,记忆中只剩下些许浮光掠影,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即将高三那年妈妈带我去的五台山。由爱生婆娑,后来也结过许多缘,可能佛祖也觉得我太贪心了,也不再应允我这样的凡心过重的凡人了。

端午在雨水和阳光的间隙中度过,时而被雨水淋得衣服湿透,有时也会被烈日曝晒得皮肤泛红。

全身被浇透像落汤鸡时感冒加剧,喷嚏一个接一个地打个没停,太阳出来以后又差点被灼伤因为一点防晒措施都没做。

而大多数时候处在阴云的气流之中,沉闷的湿润的的空气笼罩在皮肤上,就像站在暖湿气流里的人,找不到方向也不知道出口往哪里去,在原地徒劳任由汗水氤氲。

往期内容


金开银万,不如梁平一半?
https://macin.org/2022/06/07/liang-ping/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6月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