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昌罗汉寺:比重庆罗汉寺更悠久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一直都知道重庆有个罗汉寺,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件曾发生。当得知荣昌也有个罗汉寺牌坊时,便也不觉得惊奇。

经询本地向导李老师,也只知道有个地名叫作罗汉寺,却并未实地探寻过。顶着42度高温,驱车前往距离荣昌城区约15km的清升镇,造访位于此地罗汉寺村的罗汉寺。

途中由于不熟悉路,差点走错,幸亏遇到了因为高温防火巡查仍奋战在一线的年轻村支书指路,感叹年轻人做带头人的村子整个都是生机盎然的模样,建设得让“城里人”也羡慕。

先映入眼帘的是罗汉寺,因为疫情防控和森林防火需求大门紧锁,于是顺着村里人的指引先看到了罗汉寺牌坊,同时也请求能否请村中看管钥匙的村民暂时将门打开以观一二。

罗汉寺牌坊大抵是罗汉寺留下的最古旧的遗迹了,但若是论年份,荣昌罗汉寺始建于唐朝天宝年间,比起北宋年间的渝中区罗汉寺早了300年。

虽然后期荣昌罗汉寺受战乱严重,明朝时重修才修建的这个石质牌坊;渝中的罗汉寺在清乾隆时期重修,又在上世纪70年代损毁后再建。虽相聚百余里,但遭遇亦是风月同天。

在罗汉寺牌坊的顶部,刻有“西来第一禅林”,这是曾经辉煌山门的证据,建造之时大概也未曾想过这会是历史流逝过的唯一证据。

据传当年玄奘西游归来之时路过此地,感叹宝刹庄严,连连称此寺为“西来第一禅寺”,并将一卷真经流于此地。

在距离清升罗汉寺160公里的四川遂宁,有一座广德寺亦有“西来第一禅林”的称号,且故事几乎如出一辙。仔细考据后发现无论是四川遂宁还是重庆荣昌,都不在玄奘西行归来的路线之上,想来是后人为了光大山门的美好祈愿罢了。

清朝光绪九年《荣昌县志》记载,唐朝天宝初年,老和尚怀忍和徒弟在一天夜晚蓦然看见“圣灯”,于是动了在发现“圣灯”的地方修建寺庙的念头,因此修建了罗汉寺。关于这个“圣灯”,我们在下一期里还会提到。

据考,罗汉寺“旧有九楼十八殿,三千七百磉”,全寺占地1000余亩,接近100个标准足球场大小。明末兵燹后,罗汉寺只存正殿四座,继经修补,复成五殿。清嘉庆十年,又费金八百余,历时五年,重修观音殿,内塑千手观音。

现在的罗汉寺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用作清升乡罗汉村小学,村民刘奶奶特别自豪地告诉我这个小学风水好,她几个娃都从这里出来考上了荣昌中学。

刘奶奶热情地帮我们打开庙门介绍这里曾经的故事,寺中古迹几已不存,但有两尊从缅甸请回来的玉佛造像还是颇为端庄。作为信众,88岁的刘奶奶耳聪目明,眼神里没有老年人的混沌反而有种年轻人的清澈,我不知这是否是信仰的力量。

在热心村民唐奶奶的带领下,我们去到了位于岩下的罗汉洞。据说曾经是罗汉寺僧众的饮水源,洞面积约百余平方,长年由洞上方石中浸水滴下,即使在重庆连续近一个月的44度高温之下,仍是滴水不断,触感清凉,实为避暑胜地。

洞中有几十尊不见头的石头造像,都是在运动时被损的,仔细观察,造像连手指甲和衣袂的雕刻都极为精细,若是头部还有保留,应有极高的研究与审美价值。

在庙里的时候刘奶奶为我们展示了几尊色彩还比较鲜明的佛像,都是从地里挖出来的,颜色艳丽,金箔覆盖之处仍熠熠。

罗汉寺旁的竹林因为连日大旱也几近枯竹,没曾想听村民说,这竹林下埋着些许当年为了保护罗汉寺而死去的僧众和信徒,几十年后肉身皆成尸骨。

肉体从来都不仅是器皿,而是盛放精神的庙宇,抵达彼岸的木筏。


欢迎关注筷子小手,往期精彩内容:


荣昌罗汉寺:比重庆罗汉寺更悠久
https://macin.org/2022/08/29/luo-han-s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8月29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9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