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佳鸿华:历久弥新的成都和我

在年货市场热热闹闹的时候,二手市场变得冷冷清清。

似乎新的一年一定要有些什么新的东西,才能昭示天下进入了世界的新阶段,可我好像一直都没有这样的习惯。

人生这三十年,只要是我没有经历过没有看到过没有尝试过的东西,我都会觉得“新”。小时候哪怕是过年时亲戚朋友给我一件旧衣服,我也会觉得“新”,因为在我这儿,这个物件已经拥有了新的生命。

这也许是我喜欢逛旧货市场的情感基础,所以新的一年,我们从成都最大的旧货市场亮佳鸿华说起。

这里地处成都东边,门口尘土甚嚣,在大城市成都营造了了一种北方城中村的氛围感,这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

不知道有没有特别喜欢这样旧冰箱的小伙伴,我甚至在购买新冰箱的时候也想买意大利品牌斯麦格的冰箱,家用的4~5万的价格使人望而却步,国产的一些做了类似复古造型的品牌在用户评论上又实在下不去手。最后只能作罢,选择了性价比高的海尔卡萨帝。

现在这样的颜色被称为牛油果绿,在我小时候,家里的冰箱也是这样的,我只知道是浅浅的绿色,冰箱也是对小朋友十分友好的高度。

BB机(寻呼机)是在人类通讯历史长河中短暂的一笔,对于00后甚至95而而言都已经不知其为何物。

但在20世纪90年代伊始,传呼台BB机是风靡一时的通讯工具。作为初代即时通讯工具,BB机扮演的更多的是一个过渡的角色,随着手机的普及,BB机的价格一降再降,直到2005年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简单概括寻呼机的工作原理就是,一个人通过有线电话拨寻呼台的号码并告诉寻呼台话务员他需要呼叫的BB机号和自己的姓名电话号码,随即挂机等候。寻呼台的话务员会将这些信息输入计算机,发射机便在计算机的控制下,向空中发射信号,随后被呼叫人的BB机就会发出“B- B-”的声音,屏幕上会显示要求回电的号码,被呼叫人就可以在附近寻找有线电话与呼叫人联系。

1952年的交粮食税的凭证

简单说就是村口小卖部的大爷喊你,谁给你打电话了,快来接电话。

曾经的通讯巨头摩托罗拉就是在这场商业赛场上凭此脱颖而出,而其没落在手机市场则是后话了。

老式的电风扇承载的是我在筒子楼里的童年记忆,风力极大,铁制的扇叶呼呼啦啦,大人们常常教育小孩子不要靠近它。

事实上这样的老式电扇的确比较危险,那个年代时不时就会听到说有人因此掉了一根手指头,但是它的优点也是现在的电扇望尘莫及的。

单是这强劲的风力,就不是这一水鼓吹柔风的风扇可以企及的,更别说这30年的使用寿命和现在的1年保修相比了。

亮佳鸿华的旧家具和旧风琴是我的心头好。

老式的实木家具就这样罗列在巨大的市场里面,因为打卡的游客变多,有几家摸到先机的店已经开始打造成装帧精美的中古店便于打卡拍照。

但常逛的我自然知道,这些装修的成本都是平摊在消费者头上的,相反那些乱糟糟堆放的店铺,才是能淘到宝藏的地方。

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把这些木质家具擦洗晾晒使用,再复杂一点就是打磨掉面上斑驳的漆印漏出原本的木色,检查更换合页,把透风的地方安上长虹玻璃或者海棠花玻璃,再装上一对淘到的把手,身价立刻翻几倍。

旧的木钢琴是我小学时候音乐老师给我留下的记忆,她掀开盖板,踩着脚踏吱吱嘎嘎,虽然一晃二十年,教小朋友唱歌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得。

学琴的痛苦来自于幼年够不足八度的手,还有雷打不动的枯燥琴谱,以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每天一小时的练琴时间。

在时间累积的练习中,随着岁月的成长,我终于在某一个在家练琴的瞬间,找到了孤独的温柔和治愈,原来只有把练琴变成肌肉的记忆,才能获得情感的恰溶。

旧东西里的内容和故事,唤起灵魂与其同奏。

1958年的存单

当你把一个地方当作旅游景点,一切有意思都会变得平平无奇;而若是把它生活化,就会觉得意趣横生。大抵就是贴近生活的艺术才能产生共鸣,扎根基层的文化才能得到传播吧。


亮佳鸿华:历久弥新的成都和我
https://macin.org/2023/01/23/liang-jia-hong-hua/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1月23日
更新于
2023年1月31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