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偷得浮生半日闲

慢生活也是一种生活,我常常自我开解。

现在的生活节奏有多快呢,快到早上在北方开会,下午就在南方培训,午饭吃的是酸菜馅儿饺子,晚饭就吃螺狮粉。偶尔这样还勉力而为,整月如此也很难吃得消,朋友常说我是名义上在“宇宙尽头”,实际上是“大厂女工”。

不由得长叹一口气,好想把生活过得慢一点啊,想睡到自然醒,想起床做个早餐,想去农贸市场买点菜,想自己随便做点吃的,想睡个没有人打扰的午觉,想享受一下午后慵懒的阳光,想晚餐去吃街边新开的小店,想吃完饭溜达散步再回家,想泡个澡而不是匆匆忙忙冲个凉,想睡前看看书而不是回复永远回复不完的工作信息。

想得太多,不如先试着实现部分的快乐。在成都,我们试着慢一点,慢生活也是一种生活。

首先实现的是最接地气的就是买菜,那里有一块五一斤的人世烟火。去到的玉林菜市场,是成都小有名气的“网红”市场,作为都市人的情绪避难所,这里充满了关不住的喜怒哀乐。

成都的菜市场里排最长队的是来自贵州的糯米饭,折耳根送走了很多的伪爱好者,7块钱一盒油润得很,5块钱一个是做成饭团的样子,妥妥的碳水油炸弹,但却能让人满足到飞起。

玉米小饼是看起来健康一些的食物,吃起来酥松软糯,但是如果是玉米粉含量大于面粉,那口味一定是没那么好的,纯玉米粉的味道吃起来大概就是满口化渣。

同理,艾叶饼也是用健康食物艾草作为噱头的食物,油炸过的饼子还是会有一些腻的。

还有排长队的清真肺片、油方糕,还有打着隆昌卤鹅牌子卖拌菜的铺子,大荣昌卤鹅表示不服请求出战。

透明的泡菜坛子里红的是辣椒,绿的是萝卜缨子,粉白的是胭脂萝卜,每个在外的川渝人都念着这一口家乡味。

每次来成都都想来采耳一次,我喜欢酥酥麻麻的感觉。

躺在床上,耳边是舒缓的音乐和温柔的技师小姐姐,一声钟鸣瞬间进入仙境。平素常用的挖耳勺其实体验感最不舒服,硬邦邦的,是应用性大于舒适性的工具;鸡毛棒较硬,所以可以深入耳道;鹅毛棒比较蓬松,可以带出细碎的渣;而使用镊子的时候是紧张与快感的结合,尖锐的镊子在耳道里让人始终有些紧张,而把陈年耳垢从耳道壁上剥落的瞬间,快感堪比挤出黑头。

下午洗个头,体验颅顶升仙。不用自己洗头固然快乐,不用去收拾满地的头发也不用自己举着吹风机,但比洗头本身更快乐的是洗头过程指腹拿捏头皮松紧,真的有紧绷的头皮松弛开的体会。再加上对僵住的脖子和硬邦邦的斜方肌的抓揉,这个时刻感叹“有钱真好”。

作为一个重庆人,虽然从小就是被川菜喂大的,却从没有认认真真品鉴过一次川菜。于是决定要在成都吃一次正经川菜,给大家分享几个觉得不错的新派川菜菜品:招牌的乳鸽是港式的做法,但不妨碍它真的好吃,多汁的体会就在你撕开皮肉的瞬间炸裂开。

土鸡恋笋是超出我预期的存在,鸡肉+青笋+杏鲍菇,结合了肉的满足笋的清脆和杏鲍菇的类肉口感,鸡肉吃不出一点柴或者是经络的感觉,调料清爽入味但不腻。

鸡豆花是我第一次尝,作为“不辣”的川菜代表,汤底清澈透亮,汤味鲜美可口,鲜嫩得没有一丝丝腥气,鸡豆花轻盈地漂浮在清汤上,没有一滴滴油珠。

吃饱喝足,摸着肚肚,骑着共享小单车准便回到住处。路过看到好几场坝坝舞,深感这就是阿姨们地江湖。交谊舞门派是需要有一定舞蹈基础的,跳网红歌曲的是几大短视频的拥趸者,跳民族舞的阿姨们穿得最绚丽。

见我拿出手机在拍照,叔叔凑过来问:

“你们是外地人哇”。

“我重庆的,叔叔。”

“哦,重庆的嘛,四川的噻。”

锦城的半日闲是“偷”来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周末的休息都变得小心翼翼了。

“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
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

最后,干了这口虾肉,巴适得板😊


成都:偷得浮生半日闲
https://macin.org/2023/03/12/jin-cheng-yi-r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3月12日
更新于
2023年12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