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8月第1周

  • 开始《Intermediate Python》课程,主要是 Matplotlib 可视化的一些操作。这个官方的卡片时常翻出来看看。其他笔记放在 Notion 上。
    Matplotlib Cheatsheet

  • 开始发现写代码的乐趣 😊 这会不会一个新的世界呢?

  • 好久没进电影院了,最近沈腾出了个新片《独行月球》。好消息是再也没有坏消息了,坏消息是再也没有好消息了。

  • 筷子小手更新一篇文章:《龙王村:做那个翻山越岭的人》,徒步12公里确实挑战很大,所以最后我开玩笑说:“徒步,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 晚上游泳回家后就一直在关注美国众议长佩洛西到底会不会去台湾,最后还是在8月2日晚10点45分降落松山机场。10点20左右中国战机飞越台湾海峡,10点50左右外交部发表严正抗议,11点左右新华社发布东部战区南海演习预告,呈合围之势。
    演习区域

  • 连夜读完郭建龙新书《盛世的崩塌:盛唐与安史之乱时期的政治、战争与诗》。感叹一下,做乱世的炮灰还不如做盛世的韭菜,天天嘴炮愤青不如潜心学习务实精进。一些观点的摘录:

    • 逼迫史思明造反的,与当年逼迫安禄山造反的局势同出一辙,由于他们的权力太大,已经超出了唐王朝的制度设计,除非他们死亡,否则是不足以让这个系统满意的。
    • 毕竟在唐代的环境里,权位已极的人要么死亡要么造反,朝廷能做的就是在他造反之前把他解决掉。
    • 在唐代,统一所带来的巨大优势之一在于,唐代的官员是接受中央调动的。他们不得不在全国的范围内游荡,这就形成了所谓宦游的风气,即人们一生中为了做官要在中国四处游走。与官员类似,唐代的文人也形成了壮游的风气,他们四海为家,携带着自己的诗歌文章游走于江湖,希冀遇到知音。因此,唐代可以说是中国旅游业最发达的朝代之一。
    •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 最初三省的长官都是宰相,也就是说,从唐朝一开局,宰相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
    • 血腥的内斗、边疆强大的敌人、财政总是缺钱,这三大死穴就成了困扰唐代历任皇帝的心头病。
  • 微信读书团队好像上了一批老书,毛泽东的《实践论》刚一上架,就去翻了一遍。毛主席教导我们:

    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

  • 本周一共跑了8.97公里,天气过于炎热。
    跑步截图

8月第2周

  • 筷子小手更新一篇文章:《邮亭老街:成渝东大路的繁华之极》
  • 关掉了微信朋友圈,不去窥探别人的生活,也不刻意去塑造自己的形象。
  • 朋友一行四人来到贵州学习,偶遇了爆红网络的台盘“村BA”和“牛打架”,分别去了黎平会议旧址、隆里古城、三穗县电商产业园、榕江县新媒体产业园、黄岗村、高华瑶寨。这次贵州黎平之行收获满满,多看书多思考多外出多见人,海纳百川。
  • 这一周都在贵州学习,耽误了跑步和阅读,只在周日回重庆时跑了个两公里。

8月第3周

  • 筷子小手更新一篇文章:《隆里古城:戍边城堡建筑的代表》

  • 读完《艾伦·图灵传:如谜的解谜者》。写得并不好,内容太散了,看得人昏昏欲睡…

  • 八月下旬重庆的天气太极端了,农田严重缺水,河流干涸,用水紧张,供电紧张(工业企业放假停工保障民生用电),持续一个月没有下雨,持续一个月都在41度以上,森林火灾持续预警…不知道这样下去下半年会不会造成粮食短缺…

  • 读完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这是一本EMO了就可以翻开看看的一本书。

    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这样想过之后我安心多了,眼前的一切不再那么可怕。

    人真正的名字叫做:欲望。

    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那一生艰难的生活。

    正是突如其来的肾病让史铁生成为一位兼具人文情怀和思辨的作家,读到某些段落时我时常想起自己的童年,曾经遥远模糊的东西被勾起…

  • 读完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作者总结鸦片战争前后的中国近代史,得出最核心的观点就是:近代化的国防不但需要近代化的交通、教育、经济,并且需要近代化的政治和国民,半新半旧是不中用的。另外一个有趣的史实就是,早在1923年孙中山就曾派蒋介石前往俄国考察红军和共产党的组织。

  • 对近两年加密市场的反思:实际上我手无寸铁。又有道德洁癖。因此只能借助市场起舞。疯狂的起舞。否则根本是毫无办法可言。
    市场周期

  • 8月21日去了凉坪白塔,一处宋代文物。登高望远之时竟发现一处山火,电话报告之后马上有人响应,现在这连晴高温的时候,真大意不得。

  • 读完一本历史书,《欧洲之门:乌克兰2000年史》。发现原来乌克兰和苏联之间的联系竟然这么紧密,斯大林的继任者赫鲁晓夫就是乌共中央总书记!所以感慨一下,乌克兰和俄罗斯就像分家后的大哥和二哥,苏联就是那个死去的老父亲。剪不断理还乱,清官难断家务事,各位还是不要看热闹不嫌事大了吧。

  • 本周继续41度以上的高温,重庆全市30多条河流断流,电网负荷也是不堪重负,这已经被定义为一场气候灾难了。本周没有去跑步。

8月第4周

  • 读完鲍曼生前最后一本书《怀旧的乌托邦》,这本书比较简短,总结来说就是: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人们越来越希望回到过去,由此进入了一个怀旧的时代。但是,要回到哪种过去?回到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霍布斯丛林状态?回到井水不犯河水、相互孤立的族群社会?任由社会两极分化?还是回到母体之中寻求终极的安全?作者对这些替代性选择一一进行了剖析和批判,并最后指出我们应相向而行,手挽手、肩并肩共同前进,加强整合而形成命运的共同体,否则我们将一起走向毁灭。(之前还读过他的《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也是一本对消费社会反思的书)

  • 读完卡夫卡的成名作《变形记》,卡夫卡竟然还喜欢画画,而且尤其喜欢日本画家葛饰北斋的画作,这倒是才知道的新鲜事。原来现代主义的人生观是孤独的。

  • 北碚区的山火已经扑灭,气温也下降了,虽然还在40度以上,但45度下降到40度让人心情愉悦不少,夕阳过后可以出门跑步了,还顺手写了一篇《跑步时轻轻回忆一下》 😊。这周跑了6天(有一天在外面吃饭耽误了),一共11.34公里。
    跑步截图

  • 看了部美剧,《风骚律师》,7年代表我可以,86年说明我乐意。

往期回顾


202208: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
https://macin.org/2022/08/28/8-yue-zhou-ji/
作者
Macin CHEN
发布于
2022年8月28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9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