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雪不见山林 阅尽山林

从成都一路往北到达彭州,彭白公路一路向西北,平原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取而代之是巍峨的山脉。走进龙门山山脉,是天府平原不一样的景致。

夜栖山林间,安宁祥和的氛围甚至可以不用关闭窗帘。雪夜生暖炉,促足相依偎,户外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冷得人瑟瑟发抖;室内是燃烧的火炉和暖胃的热茶,冷暖泾渭分明。

天色阴冷,夜晚无星,匆匆而眠。

夜深时候恍恍惚惚,睡梦惺忪间枕边人让我抬头看天,恍然见西边天幕中北斗七星闪耀。清晨被遥远的霞光唤醒,在被窝里懒懒不愿动弹,复而醒时阳光已落入屋内。在南方的冬季,雪覆盖在柔柔的草地上,草地并不是种植的千篇一律的人工植被,而是有苔藓艾草蒲公英一类的野生植被相应相随。

清晨,开门时凌冽的空气和差点被地上凝结的冰霜滑倒的恐惧令人瞬间清醒,木阶上、扶手上都是薄薄的一层冰。植物上是昨夜的寒气匆匆忙忙留下的霜花和雪花,被太阳照射过的部分露出了原来的青绿色,阴影处仍然留着夜晚的冷气。

时间不等人,驱车赶去小天台山看雪。

小天台山位于小天台村,是彭州市通济镇的管辖范围。山路约莫半个钟头,车停在一处名为”木伞庵“的地方,前方停车太多,于是择地泊车步行前往。

步行大约20分钟,见一寺庙,庙宇红瓦上尽是积雪,想来故宫雪景大抵如此了。步行前往寺庙一探究竟,山门名为”白云寺”,听寺内的陈师傅说原名为”东王庙“。

这陈师傅是我见过最能讲的修行之人了,还没等我说话,就零零碎碎介绍了一大堆关于这寺庙的来龙去脉,还问我是哪里人,和我滔滔不绝地唠了半天我老家的寺庙。

继续出发前师傅给了我两颗供过佛的糖果,然后和好友围坐炉边下象棋,下到山穷水尽之时也还是会撒泼耍赖。山林,庙宇,炉火,嬉笑,这样的场景既超然世外又大隐于世,很妙。

离开白云庙不久就进入了攀登路段,都是石砌的山路其实并不难走,难在昨夜彻夜风雪,今晨上山赏雪之人又极多,硬是把雪踩成了冻冰。

一路前行,行走的人摔跤姿势各异:有怎么都拉不住的在路边脚上抹油的青年人;有突然脚滑摔个屁股墩儿又泰然自若站起来继续行走的女孩;有全程脚不沾地用”凌波微步“行走的小男孩,实则是被爸爸提拉着领口才保证不摔跤,嘴里还一直念叨着”爸爸你小心点“。

于是乎取出早已备好的神器”冰爪“,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装备完毕,继续在山间行进。

越往山中去积雪越深,松柏森森,有人说这是哈利波特里的禁林,有人说是古娜拉黑暗之神居住的森林,我只觉得从森严的树梢上照射下来的一缕阳光属实是丁达尔效应的全部体现。呼出的雾气,摇曳过森林的枝桠,和细碎的冰凌,在山林和雪之间竞相争奇。

途遇岔路口,选择了一条不知终点的路而非人人选择的登顶之路。在我看来,冬季山林行走的目的并非山顶之雄伟,而是体验冰封下的流水静深。

穿过一片白蒙蒙,又翻过白茫茫,山林并未负我,一路积雪越来越厚,踩在雪上吱吱嘎嘎,路旁植物不知如何凝结出来的蚊香状的冰,松枝上的冰挂子互相撞击的清脆声音像极了风铃。

冰雪里的白茫茫里,松柏的黑压压中,远山的灰色云雾,色调的极度统一让人仿佛置身于中国泼墨山水画之中,只恨自己没有一支画笔足以绘出此景。

新冠初愈,甚至没有走完全程便决定打道回府,但返程的路上所见让我感受到幸亏选择了回程。

路上天色忽变,可能是因为龙门山地处高原与盆地交汇带,冷热气流时常碰撞导致的阴晴不定。明明出发时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就已经乌云遮蔽。

随着天色愈发阴暗,雪也渐渐大了起来,从仅仅肉眼可见的雪粒变成了米粒大的雪花,被森林笼罩下显得更是吓人,童话故事里被黑魔法笼罩的森林也许就是这个样子。

遂加快回程脚力,待返到停车处时,停车场都已经被雪覆盖,雪从天上洋洋洒洒的落在山林间,一夕便读完了这篇山脉。

在彭州,畔江居溪,枕水饮泉,居山是此,宿林亦此。



欢迎关注筷子小手公众号,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彭州:雪不见山林 阅尽山林
https://macin.org/2023/01/02/peng-zhou-kan-xue/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1月2日
更新于
2023年1月31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