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五教俱全,堪称成都的光明顶

在彭州,宗教的多样性是超乎我意料的。

彭州境内,有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而佛教、道教和天主教,均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文化烙印,因此我愿称之为成都的“光明顶”。

能够想象,在几种教义皆处于昌盛时,彭州宗教的繁荣景象。

龙兴寺

第一站就是位于彭州老城区里的龙兴寺,这里有亚洲第一高的佛塔。

在彭州城内闲逛,远远就看到了龙兴寺中古佛塔的所在,81米高的塔身实在巍峨,而建造方式又十分独特,即使黄昏已近烟雨纷纷,也忍不住走近了多看两眼。

在中国建有释迦牟尼真身舍利宝塔19座,彭州龙兴舍利宝塔便是其中之一。此塔实际建塔时间无文献可考,专家推断建于东晋梁代,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

比起它五易其名的历史,它的高大形制更容易吸引普罗大众。

最早时龙兴寺塔有41.5米高共计17层,明末时就垮掉东北一角,清乾隆时塔体益坏,中部纵裂,形成两峰并立之势,人称天彭破塔,成为巴蜀一大奇观。

民国十一年,南半部塔体垮塌,仅存北部一隅,所存一隅成曲线,远眺如弓,近观似龙,自成一景。

1981年,一精神病患者登上塔顶,一夜之间拆毁六层塔身,仅存18.74米,塔基也开始裂缝,千年古塔危在旦夕。

在很多老彭州人的心中都还记得塔似弯弓的模样,也常常被家长告诫少靠近,担心地震又来袭垮掉。

幸运的是,在此之前的1940年,能海法师就在龙兴寺内仿照加尔各答金刚舍利塔的式样建造了一座高为12.33米的模型塔,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修建于1997年的高塔,则是完全按照模型塔修建的。因此当你漫步在寺中,穿过塔林又发现一座和高塔一模一样的“微缩”塔时不要惊讶,这本就是高塔的模型塔。

三圣寺

这是一座被“网红”们炒热的寺庙,坐落在桂花镇三圣村,三面环水,环境十分幽静。

比起这座寺庙信仰的究竟是什么,大家更热衷于享受这里的氛围感,但这种氛围感又很难用筷子小手现有的知识库存给大家解释清楚,如果非要形容一下,大概就是唐风、藏风、日式、东南亚风的合体。

木质的斗拱形制宏大,颇有李唐盛世之势;白色的玉塔从样式来看和藏传佛教极相似,但从材质而言又是东南亚常用的玉石;铺在庭院内的小石子和信步的梅花鹿,又和日本的京都、奈良有几分像。

建筑原本的色彩已不可考,目前正在进行防腐、上色,装潢完成的部分金光闪闪,没有完成的部分展现出木头原本的质感,寺院里都是木质的清香。

最后面是方丈的禅院门锁住了,但是这样的院墙和这样的景致,不由得让人开始向往这样的禅修。

比起在大殿里的佛祖,旁边的小森林里也有一尊佛像,后面是被爬山虎覆盖的八角亭,即使是腊月也绿意盎然。

他就这样在人世间和大自然的中间这样看着你,看你在世事中挣扎或是随波逐流。

所以大家都忘了这里原本是和三国故事息息相关的一座寺庙。一开始是三国张松府宅,因张松献地图给刘备,回府后被刘璋所杀,其后族人将其府献给佛门,并改宅为寺,后经多次改建、扩建,成为了现在的三圣寺

它原本也不是一座寺庙,所以这样的复杂的样子也许才是它本该有的样子。

阳平观

座落在彭州新兴镇的阳平观,是彭州道教文化的体现,甚至也是道教祖庭,道教的发源地之一。

早期道教五斗米道的24个传教点,传教点被称为“治”,各个“治”都有固定的建筑物,设立“都功”(也称“祭酒”)职位,总理辖区所有教务。

诸治由道教之祖张陵及其子孙担任首领,后期逐步成为政教合一的组织形式。所以大概可以把阳平观理解为,这里曾经是五斗米道家的“首都”。

道教的二十四治为:阳平治、鹿堂山治、鹤鸣山治、漓沅山治、葛璝山治、庚除治、秦中治、真多治、昌利治、棣上治、涌泉山治、稠稉治、北平治、本竹治、蒙秦治、平盖治、云台山治、浕口治、后城山治、公幕治、平冈治、主簿山治、玉局治、北邙山治。分属上、中、下三品,每品八治。其中以阳平、鹿堂、鹤鸣为最上三治,而阳平治为其中之首治,由张天师任“都功”,故张天师持“阳平治都功印”。

两晋时期以后,“治”逐渐被庐、靖、馆、观、宫等称呼取代。

筷子小手参观之时,阳平观正在整修大门紧锁,差点儿没能进入,幸而被一群稚儿闯入,才有幸见到这竹林间的修行地。即使对宗教不感兴趣,也可以在竹林中穿行,耳畔竹叶沙沙,是心静的声音。

呈八卦造型的布局

领报修院

这应该是彭州最出圈的建筑,是彭州天主教的代表。

19世纪60年代,法国天主教人士洪广化来到四川彭州传教,选择了龙门大山里的的白鹿镇作为传教基地,先后建立天主堂和备修院。

清末民初,在白鹿镇不远处的乡野修建更大的中修院,也就是现在领报修院。民国时期领报修院改为神哲学院,成为西南地区培养天主教神职人员的重要场所。

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领报修院垮得只剩下了弧形阶梯得基座,不过幸而在这之前的2006年,这里已经被列入了国家保护建筑,因为在震后得到了科学的修复。

建筑仍然很震撼,想象了一下20世纪初那些到领报修院学习的神职人员,走进白鹿镇的时候应该是错愕,越往深处走越觉得奇怪怎么会建在此地,最后豁然开朗山坳里的这处学校。

彭州美食

看完了这么多历史建筑,当然少不了吃吃喝喝, 筷子小手始终是一个定位于吃喝玩乐的原创自媒体😄

军屯锅盔

经常在外地看到军屯锅盔,终于在彭州找到了发源地军乐镇。

穿过一个蔬菜交易市场来到镇上,卖锅盔的商铺不少,我们选择了推荐最多的这家,因为是下午三四点也并没有太多顾客。五元一个的猪肉锅盔连挑食的小伙伴都啧啧称赞,外皮酥脆,肉泡起层,椒香宜人,鲜味悠长。

夏季出炉两天后仍然保持特色不变,冬季甚至可保持一周内不变质。

第一口是干脆油爆的面皮,咯吱咯吱的口感和酥得掉渣得外皮,都是油汪汪的热量的恩赐。第二口是面皮与内馅的藕断丝连,干脆的面皮与酥油绵软的叠加,鲜肉与香料蕴藏的香气在一瞬间爆发,又在唇齿之间咀嚼研磨。

胡子兔

看别人说经常会跑空,没想到筷子小手运气那么好,一去就买到了。凉拌的兔子佐料很好吃,兔子也很好吃,但是略贵,80元一斤。

兔肝和胡子兔的味型比较类似,既麻辣又回甜,空口吃味道挺重的,得配饮料或者配酒。作为四川的非遗,价格是到位了的。

冷水鱼

并不是第一次吃内陆的冷水鱼,但是彭州的冷水鱼做法很有特色。

当地最特色的做法是像松鼠桂鱼一样的过一下油,然后再调制麻麻辣辣甜甜的料汁,烧滚后浇在鱼上。

吃一块鱼蘸一些浓稠的酱汁,可以干一整碗米饭。

烫油鹅

卤制过的鹅再用滚油过一遍,我感觉类似口感的是乐山的甜皮鸭,但是甜皮鸭油润的鸭皮是脆脆的,这个烫油鹅的皮既不脆,鹅肉的肉质又偏老,调味又只有咸香没有其它,吃起来确实不太对口。

最后

彭州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开放,无论是信仰还是食物,无论是对于人才引进的政策还是招商的策略。

如果你喜欢历史文化可以来一趟深度游,如果你爱吃吃喝喝这里也可以满足味蕾,如果你爱户外运动也可以溜达(参看:《彭州:雪不见山林 阅尽山林》),这就是为什么可以当成都后花园的原因吧。


彭州:五教俱全,堪称成都的光明顶
https://macin.org/2023/01/09/peng-zhou-miao-yu/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1月9日
更新于
2023年1月31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