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古城:当河风吹来清凉

安居古城,虽然只有百公里不到的距离,但我竟还未到访过。

行车在路上便听见导航介绍这座始建于隋朝的古城规模颇为宏大,但也心生疑窦因为我记忆里的中国四大古城(丽江古城、徽州古城、平遥古城、阆中古城)都是已经去过的地方。

泊车后忍不住拿手机翻了一下,也不知道安居古城前面的三大古城到底是哪三个,只是对这样的说法不禁莞尔。

从高速口下道到停车场,古韵没感受到多少,倒是感受到了铜梁政府为此投入了不少。

景区方圆好几公里都是政府出资打造的仿古建筑,还有因为疫情游客量减少而未启用的新游客服务中心,但对比起寥寥的游客,也觉得寡淡极了。

进入古城,难得的没有烈日的山城七月,反而增了那么一些游玩的兴致。和一般古城的东南西北门稍有不同,安居的每一个城门都被赋予了自己的名字,譬如这南门被唤作星辉门,因为地势最好,相传农历八月十五在星辉门城楼上望月,能看清月亮银白如玉,月周星光四射,若有缘还会看到玉兔欲跳入怀。

东门被叫做引凤门,是保存最完好的明代石砌城门之一。曾经城门周围呈现出一道自然景观“飞凤毓灵”。古人认为:此山此景,凝聚了天地间的灵气,故改东门为引凤门。这些不经意的小雅致还是颇能打动我的。

一路行走,古镇保留下来的原始风貌并不算多,但整体还是放松的姿态。

在钢筋水泥筑就的城市里呆久了,连风都是令人焦躁的熏风只觉得压抑得喘不过气,而坐在古城涪江边感受到的风是轻飘飘的,应了苏东坡那句“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最好的东西是免费的。

青石铺满的小路上有专门引的渠水流过,零星散落着卖凤爪、卖糍粑、卖凉粽、卖旧书的铺子,卖货的人就那么悠闲地坐在路边石块上,不吆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你。

通往火神庙的石阶上的苔藓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推开火神庙的庙门里面是十几家住户,和之前看到的许许多多古建筑一样,这些建筑在某个特殊时期被居民们购买了,而今陷入了保护与放纵两难的境地。

本地土著们的下午往往是唠嗑喝茶搓麻将,却不显得喧嚣。记得有人说过,麻将的游戏规则是在混乱中整理出规则,整理规则的过程怎么会喧嚣呢,大概这就是缘由。

夏天在安居,在河边吹吹风,河风顺道捎来一阵炒菜香;小孩子们用玩闹打着水仗,稀里哗啦的麻将声竟然比搓麻将的那四双老态龙钟的手更灵动;路过的卖吃的店家总让我尝尝,所以走遍老街我的肚子里装了又香又麻的糊辣壳凤爪,也装了热乎乎糯唧唧的小糍粑,还有十几块钱一支的进口俄罗斯雪糕(也是“雪糕刺客”)。这样鲜活的烟火气,是春天秋天和冬天都没法掌握的火候。

路过一处刘雪庵纪念馆,空空荡荡但十分吸引我,便探索着去看了看。

一进门吸引住眼球的竟然是李岚清为刘雪庵的素描画像及题词,才知道从汽车制造厂出来的李岚清,竟然音乐造诣颇深,不仅写过《李岚清音乐笔谈——欧洲经典音乐部分》、《音乐·艺术·人生》、《李岚清中国近现代音乐笔谈》这些书,还从71岁开始自学篆刻,先后创作了具有鲜明时代特色及丰富文化内涵的篆刻艺术作品——印章400余方,在国内高等院校和文化机构举办篆刻艺术展20余场,并著有《原来篆刻这么有趣》、《李岚清篆刻艺术俄罗斯巡展作品集》。

书回刘雪庵,作为一名音乐家作曲家,可能名字会有些陌生,但说起他的作品应该可以秒懂。《长城谣》里“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高粱肥大豆香 遍地黄金少灾殃”一起,应该都会情不自禁地哼出来。

而当我得知《何日君再来》这首“靡靡之音”竟也是刘雪庵所著,感叹厉害的音乐家果然什么曲风都是可以驾驭住的。

这位只是小时候业余学过昆曲,长大后才接触专业音乐教育的铜梁籍作曲家一声的故事可谓一波三折,如果有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自己做功课。

安居并不算保留完好的古镇,亦没有特别的风韵,但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是古镇里售卖的产品都是平价,矿泉水都还是一元钱一瓶,当地的文旅和市场监管部门还是下足了功夫。

如果下次心闲,也愿意再来瞧瞧,一为规模颇大此次还有波仑寺等地未造访,二则当地消费留下的良好印象。

往期推荐


安居古城:当河风吹来清凉
https://macin.org/2022/07/18/an-ju-gu-zh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7月18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