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湿漉漉的一日城市漫步

从吉隆坡到马六甲,110km的车程,你可以选择自驾或者大巴,因为马六甲的铁路在二战时期已经被日军拆掉。

大巴到马六甲车站后,打车到东方茶餐室(Oriental Cafe),当然如果步行也可以,我到的时候11点多了,太阳太热所以我还是打了车。这间餐室倒没有很特别,只是这个位置差不多正好是华人区的一个街口,所以以此定位。我用grab打车过来4马币,但是当地的华人出租车司机要我15马币,所以我上车又下来了。

这里步行到鸡场街,后来因为被荷兰殖民又叫“荷兰街”。而“鸡场街”名字源于闽南语的“街场街”,这个称呼早在六百多年前的明代就有了。郑和曾七次踏上远洋的航程,其中六次他都驻扎在马六甲。于此期间,他在当地设立了“官厂”,此举使得鸡场街及其周边的二十多条巷道成为了华人最初前往南洋迁居的主要聚集地。

鸡场街至今仍然保留着众多中西结合的南洋建筑风格的古老建筑,各地会馆各式寺庙不同地域不同风格不同文化,道教佛教伊斯兰教汉洋折衷。周五、周六和周日,鸡场街有夜市,如果时间允许不怕人挤人的小伙伴可以来感受一下。

差不多到了午餐时间,和记鸡粒饭走起。这条街卖鸡粒饭的有好几家,看介绍说这家最正宗,在不用排队等位的前提下,可以来试试。服务人员都很热情,点单上菜都超快。

端上来几个米饭球球和一碟鸡肉,我还在想这不就是换了种形式的海南鸡饭嘛。

米饭应该是和鸡汤一起煮熟的,被压成乒乓球大小的形状,并配以白斩鸡,又称“乒乓饭”。至于为什么要做成这个样子,据说为了便于沿街贩售和工人随取食用,而这种吃法好像是只有马六甲和巴生才有。吃之前服务员会拿上一小壶黑酱油和一盅辣椒,我把黑酱油和辣椒酱都在小碟子里拌匀,淋在鸡肉上,黑酱油的咸鲜甜和辣椒的爽口,瞬间开胃不少。五粒饭球加上一碟鸡肉,佐上脆生生的黄瓜片,12.5RM很实惠了。

穿过金声桥(Tan Kim Seng Bridge),来到马六甲河对面。在新加坡也有一座金声桥,同样也是当年的富商陈金声出资所造。

荷兰红屋,东南亚最早的荷兰建筑,是殖民的印记。在逛的时候我在想,在中国比这个历史悠久的建筑,连我的家乡都有很多,可是为什么了解的人并不多呢?因为中国一直以来比较传统、保守,再加上后期清朝闭关锁国,把所有东西都封存了起来。所以中国的历史才能悠久而独特,但也使得很多人并不能了解这其中的繁茂和盛大了。还有一点就是语言的因素,这里几乎人均两门语言及以上(英语+马来语、英语+华语+马来语),所以外国人会觉得了解这里的文化没有障碍,而在中国能够用中文和英文讲清楚我们传统文化的人的确少了些。

修建于1521年的圣保罗教堂位于马六甲的至高点,不过这座山实在是不算高,我感觉和我上初中时去学校爬的那个坡差不太多。山顶上有废弃的圣保罗教堂,有葡萄牙、荷兰、英国的印记。

山顶的风很凉爽,即使是晌午在阴凉处都有丝丝清凉,远眺马六甲海峡,原来我们历史书上的小小一隙,竟也是如此宏大的海洋,我只能看见无边的海洋和漂浮在上面的轮船。

马六甲海峡地处太平洋、印度洋的交界处,是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咽喉要道,也是亚洲与大洋洲的十字路口。

沿着圣保罗山脚下,有许多各式各样的博物馆,共有23家,但因为开斋节的原因有很多都没有开放。历史的、地理的、文化的,甚至还有些凑数的鬼屋博物馆,具体逛什么随自己喜好。

但在这条路上有很多花花绿绿的三轮车,也算是当地一景,三轮车夫都很热情,即使是不坐车拍拍照,他们也热情洋溢。我是因为每次坐人力三轮车都心理负担比较重,如果喜欢的小伙伴一定来试试,20分钟25RM。

从这里还可以走大概1公里,路过三宝井巴刹,就到了宝山亭,又名三保庙,此庙供奉福德正神与三保太监郑和。三保庙旁是汉丽宝井,据说是为了给远嫁马来的中国公主专门掘的深井,历史性未可考。

山坡上有马六甲华人航日义士纪念碑,碑上刻有蒋介石署名题写的“忠贞足式”四个大字,为纪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支援祖国与马来亚抗日斗争而殉难的华侨烈士而建造的纪念碑。

在马六甲河的河边有很多咖啡店,如果微风正好那不如小憩一下。如果像我这样既遇见了大雨,又因为开斋节没有营业的店铺,便只能自行雨中漫步了。马六甲河作为人工运河,运输是它一开始的功能,后来排水到马六甲海峡减轻城内洪涝,现在逐渐发展成为游玩。

25RM的游船比较便宜,但是可能是因为河水与海水相连,即使目测已经十分干净,但细嗅仍有腥气。雨中的屋檐藏不住我的身影,也许就是那种没有花的福气却有树的硬气,热带季风的风雨里很开心能够做自己。

一路走到青云亭,有说此名来源于“平步青云”,虽然一开始我觉得寺庙取功利性如此强的名字不太好,但得知这里原来是个执政基地并非寺庙,后期才改为寺庙,便觉得合理化了许多。作为马来西亚历史最久的华人寺庙,青云亭建于1646年,装饰极尽华丽,三座祭坛,各代表着佛教、儒家和道教,彰显中国传统文化“三教合一”。

一街之隔的甘榜乌鲁清真寺(KAMPUNG HULU),建于1728年,是马来西亚历史最悠久的回教堂,建筑风格仅此一家。

佛、道、儒、回四种教义也没法庇护我被雨淋,雨愈发滂沱,只得寻一处歇脚。本来只想买一支豆浆,但是卖豆浆的华人阿叔阿嫂邀请我店里坐会儿。阿叔见我浑身上下湿漉漉,细心地把电扇转过来对着我吹,而我此时才有时间坐下来好生打量这间铺子。它除了是一间卖豆浆、豆腐花的小店,还是一家书铺,阿叔阿嫂搜集了不少小说,华文英文的都有。

我闲着翻开一本英文小说,言情古早的故事同样俗不可耐,但和雨里小店的氛围倒分外契合,细碎的风把发丝吹干,也把心里面那些敏感吹干。雨小了一些,我急着去车站坐车,刚刚走出华人区,没料到又再次倾盆。路边等雨停,旁边的流浪汉躺在地上,我感觉他好凉快好舒爽。不是没想过打车,打开打车软件一看要18RM,要知道来时我才花了4RM,于是决定步行2.8km前往。这里的水系太发达,在路上偶遇了一只一米长大蜥蜴,吓得我每走过下水道的缝隙都小心翼翼。

路过了一户人家,门口种的修竹,必须是一户华人,因为这是中国人才懂的美感。

吉隆坡往返马六甲交通tips:

  • 提前在BusOnlineTicket.com订巴士票,有很多家运营公司很多种选择。
  • 吉隆坡出发基本上车都是在南湖镇客运站(谷歌地图搜索TBS,马来语Bandar Tasek Selatan),公共交通可达,很便捷。
  • 到达是在马六甲的中心车站(Maleka Sentral),打车或者公交或者步行(后面细说)到玩的地方都很便宜。
  • 去程我选择的Delima Vision,是大家常见的一排四座左右各两座的大巴陈设,票价13.5RM;回程选择的Maraliner运营的、终点站到亚罗士打的过路车(不过也会进站不用担心),双层巴士,一层是卧铺给需要九个小时到吉打州的乘客,二层就是2+1像小型客机的陈设,而单人选择一人位是很宽敞的,还有腿托,票价13RM。
  • 买票的时候会给你选座的机会,我喜欢这样万事受控的感觉。

网上购票的时候可以选择是否给你发电子的车票,需要多加1.5RM,如果非节假日时间多可以选择去现场取纸质票,但节假日我就不建议了,我去的时候是他们开斋节前一天,取票的人排了好长队。


马六甲:湿漉漉的一日城市漫步
https://macin.org/2024/05/12/ma-liu-jia/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4年5月12日
更新于
2024年6月18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