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的海:比海更有意思的事

宁波又名鄞州、明城,城包水,水围城,水城交织。

名人甚多,从提出心学的王阳明到近代的邵逸夫、童第周,再到现代的余秋雨、屠呦呦,7000年文明孕育出了甬城历史。

从黄海的海到东海的海,肉眼可见的是含沙量减少,海水的颜色由昏黄变为蓝绿色。

宁波的看海地图里,梅山湾、横山码头、渔山列岛、南田岛、花岙岛、檀头山岛都是不可多得的看海圣地。如果沿海而不看海,那么也许追逐一次日落和感知一下与海有关的味觉,比海本身更有意思。

出崇明岛(参看:沪上的海:崇明一日攻略 ),驶过周末晚上可以从18:00堵到24:00的跨海大桥,到达宁波。

宁波天一阁

作为亚洲最大最古老的私人藏书楼,天一阁于我们这样的游客而言,更像园林,毕竟现在除了重要的主题展,几乎是看不到藏本的。

一开始是范钦在做地方官时处于工作需要,大量收集民间杂书,和当时普遍收集珍本、绝版的出发点不同,他收集书是为了拓展视野,所以地方志一类居多。

通过十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得成规模,以至于乾隆都从这里借书,四库全书的修撰也学习了天一阁颇多。

建议大家提前在公众号上预约,尤其是节假日。

月湖

“导它山之水,作堰江溪,引流入湖”,你仅初看它第一眼,便知到了江南。吃茶小憩,相映成趣,都是人间之气。凝聚半部宁波史的月湖始于北宋,三步一个博物馆,五步一个名人故居,亭台楼阁,四时皆有花木。

湖上十洲景色,吴冠中的著名绘画作品《双燕》的建筑原型也在此,留白的婉约气质当真美极了。内有一处院士林,是宁波籍的118名院士种下的118株银杏,11月底银杏叶黄,飘落一地的秋。

外地人打卡式游玩两三个小时足够,注意周一很多小型博物馆都会闭馆。

宁波美食

当我还沉浸在无从下口的上海菜的梦魇之中,毫不费劲地打卡当地人去的海鲜排挡,传说中节假日根本排不上队的。

停车在马园大厦,隔壁就是小巷子,随意的门脸和随意的上下楼,进去就是当地口音的大叔醉醺醺在谈论虚拟货币,我猜这样的小店口味一定是很正宗了。

豆苗炒年糕,卖相就是江南色。糯软的宁波年糕白配上细碎的青苗翠,眼里的江南春色化成了箸头舌尖的江南意,冬天的江南春色,也仅仅是在润泽的江南才能品鉴到了。豆苗的“生”味有些烈,年糕浸泡在油里,作主食也是极好的。

雪菜鱿鱼,也是一眼见的江南菜。咸菜绿的雪菜和外黑里雪白的鱿鱼,咬开还有满满的籽。雪菜微酸,鱿鱼鲜美,正是好时节。

清蒸带鱼,内陆孩子从没敢把带鱼清蒸着吃,运到内地的带鱼都咸腥得很,裹上面糊炸着吃和烧着吃是常见的做法。第一次吃到鲜带鱼,惊叹这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食材。新鲜的带鱼表面上的银色膜闪闪发光,入口即化,爽嫩可口,用最简单的做法,几乎没有腥气。

醉虾,说没有腥味是假的,但是海鲜的鲜甜和腥味本就是很复合又矛盾的气息啊,细嫩黏滑的口感和糯香味让我对生虾爱不释口。

宁式鳝丝,韭菜、韭黄和鳝丝三味合一,量足又下饭,只恨自己只有一个胃。

除了大排档,这次我们还找到了连门脸都没有的手推车小铺,爱这一口冷门的小伙伴看过来。导航“宁波精心汽车维修”(海曙区高桥镇迎春路506号),小店就在对面。

皮蛋馄饨听起来黑暗,吃起来毫无阻碍,咸蛋黄馄饨口感沙沙,简直不要太鲜。买到的生腌跳跳虾,甚至比中午大排档吃到的生腌更新鲜毫无异味,连不吃生食的小伙伴也忍不住多嘬了两口。

一周江南晴朗,虽已立冬更似深秋。


宁波的海:比海更有意思的事
https://macin.org/2023/12/04/ning-bo/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12月4日
更新于
2024年2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