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小手在长沙,逛菜市场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这周,筷子小手在长沙。

读高中的时候总是和妈妈在周末的时候一起逛菜市场,那时候一周只休息半天,一个月才有一次完整的周末。就逛菜市场这件事情,一方面觉得是暂时地逃离学习的牢笼,另外一方面也是觉得菜市场的琳琅满目为我提一些孩子气的要求营造出了一种可能性。

长沙IFS附近的一栋房子

比如说你想吃铁板烤鸭,如果你躺在沙发上说“妈,我想吃铁板烤鸭”,那么正在厨房里张罗着做红烧鸭的妈妈一定会觉得这孩子一点啥事儿不做还净提要求;

如果这个场景在菜市场就不一样了,在百转千回地不经意地路过铁板烤鸭摊时,你带着三分撒娇、七分渴求的语气说,“妈,可不可以吃这个啊”,然后收获的一定是“买买买”的快乐。

粉,是长沙人早餐的热爱

重庆的菜市场总是有一种混杂的气味

宰杀家禽的味道混合着鱼虾泥鳅鳝鱼的土腥味,一下雨地上总是积着各种液体的混合物,穿着凉鞋行走其中踩着滑溜溜的东西,让我至今都无法克服这张心理阴影,很难让人在其中体会到愉悦感。

念大学时候到了北方,比起母校的左边是部队、右边的监狱的刻板布局,隔壁大学实在是令人羡慕,因为它门口就是一个大型菜市场,白天卖菜卖水果,晚上大学生们将就这个地方当夜市发展地摊经济,卖一些1688上批发价5元一件的T恤。

一种叫做捆鸡的面食小吃

那个时候我才逐渐感受到北方的好处,空气中不再有终日不散的菜市场特有的味道,因为北方的狂风会在夜里吹走一切;地上不再是湿漉漉的触感,因为干燥的空气会带走一切湿润的东西,也包括我水灵灵的脸。

后来在香港的日子我才满满开始体会到蔡澜说的“逛菜市场的最享受的时候”(当然我绝不苟同蔡澜对火锅的偏见)。

虽然充斥着小贩叫卖声,但是粤语听起来还着实是比重庆话温柔一些,重庆的菜市场是一个战场。

每天四五点就在批发市场门口翘首以待的是餐厅的采购,于他们而言,菜市场是衣食父母;

每天七点多就拖着买菜小拖车风风火火并且热衷于讲价的是退休的阿姨们,于他们而言,家庭主妇这个岗位同样需要有责任肯担当;

每天十点钟才趿拉拖鞋慢慢悠悠去菜市场称上二两肉,买上一棵小青菜的是最幸福的战士,他们这一餐啊只为自己而活,不用顾及别人。

妈妈来香港陪我的那段时间,我们又一起去逛了菜市场:香港的菜市场干净许多,很少有不堪的气味,直到有一天发现中午收市后,一位摆摊的婆婆,在用刷子把她摆过摊的地方仔细刷干净,再用水龙头冲洗,这感觉就和在洗自家客厅的地板差不多,不由得感叹,虽然香港病了,但是她还是有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地方。


不是KFC的连锁炸鸡,还不错

后来的每一次旅行,我都尝试着把菜市场放进我的旅行清单里。

泰国的时候会去美功火车菜市场去买差不多两块钱一斤的毛荔枝,在迪拜的菜市场里看到从没见过的生猛海鲜,去南疆的时候在大巴扎里逛到不能自己的香料和坚果。

所以这次到长沙,第一个行程便去到了荷花池生鲜市场,这个和成都撞名的地方(成都的荷花池是个大型批发市场)。

菜场的小鱼干,好吃😋

蔡锷北路上的这个市场充满着熟食的香气,在长沙这个中部城市感受到了地域文化饮食的撞击。

广东烧味和长沙捆鸡,各式各样的韩式泡菜pk湘西泡菜,连腌制的鱼干都有生腌、熟腌好多种方式。

各种腊味

能在菜市场生存下来的小吃绝对是最厉害的,所以在此诚挚向各位推荐来自荷花池生鲜市场的。

汴京炸鸡、浪哥捆鸡、毛姨鸡爪、桥头排骨、葱油粑粑、矮子馅饼、香米糕,以及只用等待十分钟的茶颜悦色

烧椒

作为城市的灵魂,菜市场的香肠卤味油炸各种,也安放着我这颗好奇许多心和好吃的胃。

这期就到这里咯,据说长沙的说唱氛围和重庆一样浓厚,有朋友知道CSC有没有日常的演出哦?


筷子小手在长沙,逛菜市场
https://macin.org/2020/09/01/zai-chang-sha/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0年9月1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