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在人生的更高处再相见吧

2020年初定了三个目标,完成了2/3。

2020年,动了人生中第一次大手术,体验过脊椎麻醉后的无力感和解脱感。一直没有办法理解酒精带来的迷幻感,总觉得失控的感觉很可怕。可当真正麻醉之后,世界得到了真正的安静,由于常忧思带来的睡眠不良和常惊醒一扫而光,我甚至由此获得了自工作以来好几年里没有得到的轻松。

术后就开始了新冠的肆虐,只住院了不到三天的我就逃跑似的离开了医院,我们没有口罩,疫情开始严重,武汉封城。因为还有亲人在江城,所以休养的这段日子格外提心吊胆。而我由于康复需要,依然需要每天到医院报到,不多久就拄着拐继续回医院上班了。

我是那种似乎什么都感切不够深刻的人,所以在疫情里面我每天只是天真的希望可以早日出去玩。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过了一整年。

2020年,输出大于输入。花了很多时间在学习本身上,然而收获的却不甚满意,大概我一直都是假装在认真,这一点有人在2013年财大的图书馆就已经告诉过我了。碰运气一样的学习状态总是不能够长久的,但又恨自己不是能逼自己一把的人,害怕这种濒临溺水的样子会使人习惯了挣扎,所以盼着有一个“东海”从黄河落天走我胸怀。

2020年的第一篇推文是《让人难“瘦”的乐山》,吃喝玩乐这样肤浅的快乐是千金不换的。这年最后一篇推文是《你身边的小书店怎么样了》,疫情使我困在了这座小城,也逼迫我必须仔细地端详它,认真地观察它,用心地与它对话,否则——我就没有素材了。

公众号延续了旅行中简单的开心,也聚焦了古建筑的故事,内容上在努力变得两极分化——让想放松的人们不费脑地阅读,也让想思考的读者有发挥的空间。只是因为我自己的阅读量不足,所以没有看到自己的成长,所以2021年要多读书。

我一直在想我和读者的关系,也想着要和你们说一点什么,后来只想到这句话“让我们在人生更高处再相见吧”,你们和我将一如既往,各走各的路,各受各的苦,无法倾诉。

但他日在人生的更高处相逢,仍可把酒言欢,那些受过的苦且当作别人的故事,消磨在笑谈中。


2021:在人生的更高处再相见吧
https://macin.org/2021/01/19/ren-sheng-geng-gao-chu/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1年1月19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