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坝子墓:一处被遗忘的宋代文物

这是筷子小手第一次探墓,宋代的。

去的路上

为什么去这里?

2000年,渝府发〔2000〕83号文件公布了第一批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共148处),其中荣昌区有沙坝子墓,河包报恩寺塔,宝城寺。
2009年,渝府发〔2009〕118号文件公布了第二批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共193处),其中荣昌有瓷窑里遗址,凉坪白塔,罗汉寺牌坊,大荣桥,荣昌天主堂。
2019年,渝府发〔2019〕5号文件公布了第三批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共103处),其中荣昌区有夏兴窑遗址,路孔古建筑群,河包真原堂。

在荣昌文物保护管理所2020年的工作年报中,我们看到了关于报恩寺塔、凉坪白塔、罗汉石牌坊、天主堂、路孔古建筑群等几乎囊括了荣昌所有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字,有关于财政、关于修缮、关于开拓的各类活动,唯独没有看到沙坝子宋墓相关的只字片语。

为什么去这里?因为这里好像被遗忘了,全网都找不到什么资料。

沙坝子宋墓现场

当然,这座宋墓是已经被盗过了的。

关于沙坝子宋墓,目前可以考据的是1980年被许溪公社的生产队社员取石时发现,在1980-1984年间四川省博物馆和荣昌县文化馆发起了联合发掘,并在1984年发表了《四川荣昌县沙坝子宋墓》一文。关于此墓的下一次新闻就是2000年被列入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再下一次便是2021年6月1日立上了保护碑。

早年被盗的沙坝子宋墓随葬品早已荡然无存,原来荣昌也是盗墓贼猖獗的地方,这是我开始了解沙坝子宋墓后才注意到的。就在2020年5月,隆兴寺就被盗窃了1件清代石香炉、1件民国土地像和1件清代石像。

水库旁

沙坝子墓很难找,在村里跑了好几趟,找熟人打听了好几轮,才寻到这地势。墓室位于玉河沟水库旁,封土是小丘形制,这倒是几百年都没变过的地方习俗。

初探墓室,右边石壁上刻有:

英井郑次五郎名骥,字德骏

建此寿堂自叁月起首至拾月吉日工毕时

皇宋淳熙拾贰年

岁次乙巳都料小井镇
※※共捌名等谨记

进入墓道,比想象中的还是要略大一些,一人直立行走没有问题。看之前考据的文章介绍墓高3.83米,想必几十年过去,脚下泥土又堆积了不少。

内行看门道,外行的我看热闹,本应置于正中的棺材自然啥也没剩,据说40年前挖掘的时候还有少量木头棺材和骨骸的遗迹,但石制的棺台还在。

墓室两侧是仿木的结构,这对探讨川渝地区宋代木质建筑结构还是有很大的借鉴,毕竟由于气候水土原因,川渝地区的宋代及之前的木质建筑几乎是没有保存下来的。

除结构外,令人记忆深刻的是墓室石壁上的刻画。比起皇室墓的奢华,沙坝子墓的雕刻显得古朴许多。无论是牡丹,还是浮雕的龙虎,并未精雕细刻,但却也体现了民间智慧与愿景。不知道再过几十年是否还能看得到这些雕刻了,因为即使是现在来看,由于墓门大开,风雨侵蚀也是不容小觑的。

比起1984年考据论文中看到的石雕,2022年看到的已然模糊许多。

后壁龛

顶部的情况

后壁龛被土遮掩了,便也没有再次用不专业的文保知识去破坏,又或者是留一点想象,或许没看到的地方还如当年初发现一般清晰。

荣昌区其他古墓情况

荣隆镇台湾工业园2012年开工后不到一个月就挖到了“马家坟”,当地人都知道这里有很多古墓,只是一直也没有得到保护。在施工开始后不久,文保人没舍得保护发掘的古墓被施工队的挖掘机先行一步揭开面纱,此时通过初步考古研究,发现至少是道光年间的墓。

据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统计,目前除了“马家坟”古墓群,台湾工业园区征地范围内已经有5处文物点被毁,分别是半边岭明清墓地、园田明墓、工土清墓地、郭家底子清墓群、刘云全坡清墓地。

其中,园田明墓为单室石室墓,对研究明代丧葬习俗、营造技术等具有价值,同时明墓一般会在墓室内发现石刻、墓志铭等遗物,这对研究当时的工艺水平、社会历史有重要价值;其余4处被毁的清墓均为石围土冢墓,墓碑立于石围外,对研究荣昌地区清代墓地选址、墓葬形制有一定价值,墓碑上能辨认的文字对研究墓主身份、地方历史、家族制度等具有价值。

而如今,5处文物点已经荡然无存,文物不知去处;曾建的厂房也是空空荡荡,不知道是否值得?

一点反思

文物保护从来不是主管部门一家的事,从业余的文保爱好者角度来看,文物保护不应该基于它现在能够带给我们的价值多少而论,而是对应当保护的给予一视同仁的保护。随着时间的流逝,浮在表面的的能带来价值的东西往往在岁月的长河中会显得愈发肤浅。

荣昌区文化底蕴本就算不上丰厚,旅游资源也家底单薄。如若在文物保护上再不加以重视,所能挖掘的故事就会越来越少。

最后,带大家看看沙坝子墓周围的环境。


沙坝子墓:一处被遗忘的宋代文物
https://macin.org/2022/01/18/shabaz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1月18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