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の问:重庆人到底是不是四川人?

终极の问:重庆人到底是不是四川人?

长期关注筷子手的各位应该都知道,手手是一个地道的重庆妹儿。为什么写这么一篇文章,并不是为了挑起川渝两地兄弟姐妹的矛盾,只是好奇西南地区的重庆四川为何时常会就此争得面红耳赤,湖南和湖北,河南和河北,山东和山西,广东和广西,好像都没有因为此类问题而扯皮。难不成是因为西南蛮夷地区的我们特别好战吗?所以今天我们有一个直击灵魂的终极拷问:重庆人到底是不是四川人

1.文化起源

蜀文化渊源于四川盆地西部的新石器晚期文化,而巴文化渊源于长江三峡地区新石器晚期的季家湖文化。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巴人重鬼、蜀人重仙”的特点。

巴文化具有“其人豪,其俗信鬼”的特征。丰都是古巴国的都城之一,有阴长生(一位道士)在平都山白日升天的故事,鬼传说由是而起。到宋代兴起阎罗地府的传说,道家的“鬼神六天”,就在丰都落脚,平都山成为鬼都山,丰都成为鬼城,现在我们叫它鬼文化。

其实,“鬼”指的是先秦时候的一个少数民族“鬼方”,它是巴人的一支,迁徙于丰都,兴起了崇鬼的文化。

蜀文化是重仙。蜀王鱼凫仙化的传说很早,蜀人仙化的文化代表是司马相如的《大人赋》,就是写仙的,汉武帝读了这个赋就飘飘欲仙。“仙化”思维是蜀人的特征,特别表现在三星堆文明里,怪异的青铜面具、青铜立人像都是“仙”,是蜀人仙话传说的物证。

2.行政沿革

公元前11世纪到4世纪约700年的时间内,巴国与蜀国是邻居,但各自建立了不同的政权。

公元前3世纪到秦始皇时期,全国被分为36郡。巴郡和蜀郡并列其中,依然是邻居。那个时候的“巴郡”比现在重庆的辖区版图还要大些。

西汉大体沿用秦制,此时的巴郡与秦朝的区划大体保持一致,并没有太大变动。东汉变化较大,巴郡一分为三,分别为:巴郡、永宁郡、固陵郡。但熟悉历史的筷子手们都知道,汉朝在行政区划上逐渐形成了州郡县三级制,较秦朝的郡县两级复杂了一些。到东汉时期,全国共有13州。蜀郡和巴郡均下属于益州。

三国时期,天下三分。刘备的蜀汉占据西南地区,此时蜀汉下辖三个州,益州为其一,巴、蜀两地为益州下辖郡,基本与汉朝保持一致。

魏晋南北朝时期,各地形成了军事割据的局面,区划上依然沿袭州郡县三级体制,但滥设州郡导致的行政层次混乱问题突出,这360多年恐怖而血腥的五胡十六国混乱时期,暂且按照原有三级体制看待。

隋朝时期,州和郡的建制也是经常变动。隋朝的38年,一会儿州县两级制,一会儿又仿效汉制,这样毫无定力的朝代我们不稀罕说它,哼!唐朝289年,开创了中国行政区史上道和府的建制。唐太宗分天下为10道,西南这一片被称为“剑南道”,剑南道治所在成都府,当时的重庆明确辖属于四川。

宋朝将一级行政区划改为“路”(汲取唐朝藩镇割据的教训),不论是北宋23路还是南宋16路,川峡四路就是如今西南片区,这里成为宋代两大经济区之一,那时候重庆成都两地属于不同“路”。重庆隶属于夔州路。

别看元朝是外族治国,但是人家可是开辟了新的最高一级的行政区划单位,被称为行省(简称为省)。这种制度历经元、明、清三代。元代大致是“行省—路—府/州—县”四级行政体系。其中四川行省治所为成都,下辖重庆路。

明朝行政区划也比较复杂,手手们记住“两京十三布政使司”就行,西南片区的一级区划为“四川布政司”,布政使司治所驻成都府。下辖包括重庆府和成都府在内的13府。

清朝在台湾和新疆正式建省后,共形成22省及特殊政区若干,其中四川省治所为成都。

中华民国时期,重庆还因战事升级作为陪都,列入12个直辖市之一。新中国时期,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1953年3月重庆改为中央直辖市(1954年7月又被并入四川省),1997年3月重庆再次称为中央直辖市。

3.心理认同

1997年左右或者之后出生的重庆人几乎不认为自己是四川人了,同时由于身边环境的原因,他们反而会对四川人身份认同感高的重庆觉得惊讶;70后或者是80后也许会认为自己既是四川人又是重庆人,因为他们价值观形成的时期尚是四川人,虽然发展期享受了颇多作为重庆人的“红利”。

相信许多读者都遇到过和手手同样的问题,比如说去外地玩耍时,当地人问我是哪里人,我们应该如何回答?

答案一:

手手:“我是重庆人”

外地人恍然大悟道:“哦,四川的啊。”

手手解释说:“重庆是重庆,四川是四川。”

外地人说“一样的嘛。”

然后手手就不知道如何继续对话了,感觉坚持己见聊下去会留下很“作”的印象。

答案二:

手手:“我是四川那边的。”

外地人问:“四川哪里的?”

手手说:“重庆的。” 外地人说:“重庆是直辖市的嘛,你怎么说你是四川人耶?”

然后手手又“自闭”了,感觉再聊下去显得自己好没文化,都不知道自己的家乡是直辖市。

4.最后

从地域文化来说重庆离湖南贵州和离四川差不多;从口音上来讲重庆基本上没得嗲音,没得卷舌音,而四川很多地方都存在嗲音和卷舌音;从饮食习惯来说重庆菜明显糖和醋的使用量要显著少于四川菜,和周边湖南贵州的口味更相近,重庆米线和碱面的消费量明显大于以成都为代表的四川地区(成都人水面和北方一样不放碱,重庆则和湖南两广一样放碱);从性格上讲重庆人的“匪气”更重,更像湘西或者贵州的山大王,和成都为代表的四川人那种软绵绵笑里藏刀的性格明显不一样。

急躁的重庆人和佛系的四川人一般都还是一江相承,“川渝老乡会”更是比比皆是。但是他们的友谊也十分易燃易爆炸,有时候只需要一个问题就可以被点燃,那就是:重庆人到底是不是四川人?


终极の问:重庆人到底是不是四川人?
https://macin.org/2019/08/31/chong-qing-ren-yu-si-chuan-r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19年8月31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