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觉镇南华宫戏楼,连牌子都快保不住了

从城区一路驱车,近一个钟头才到达远觉镇。在镇上兜兜转转了几条街,才找到入选重庆市第一批历史建筑保护名录的远觉镇南华宫

破是真的破,连牌子都快保不住的那种破。

从2016年重庆市第一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录发布以来的这五年,也并没有减缓它落败的的进程,有的更多只是不甘和埋怨。

门口坐着的阿姨见我探头探脑,倒是热情地询问我的来意。听我说是文物保护的志愿者后,态度反而急转直下,开始絮叨说她绝不会搬出去诸如此类的话。(画面自行脑补)

一楼的样子

侧面的墙壁

我试着安抚了一下阿姨,然后跑到了二楼,想看看这曾经的雕楼画栋。

如果说一楼看到的是目前居住的三户居民的日常以及老房子惯有的潮湿阴暗,那二楼还是保有了一丝丝的富贵气息。

雕花都被磨平了

一楼就有两户人占据着

阿姨让老伴儿赶紧随着我们上了二楼,在二楼曾经的南华宫戏台子上,叔叔告诉我们这个台子上上一次歌舞升平大概都是80年前的事情了。

二楼的样子

近80年来,这栋大房子经历了从属于远觉镇的广东移民所有,到归为国有,再到政府又把这些老建筑卖给了私人,于是便有了如今的格局:一座南华宫,三足鼎立。

建筑物顶部

居民用于自住,在早些日子这栋房子还是颇为壮观和宜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重庆的潮湿气候,木制的建筑不禁腐败,便逐渐成了现在的模样。

居民倒不是不修,只是用修补普通房子的方式来修补古建筑成何体统呢。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南华宫东起一座墙支撑着,西起一根柱子撑着,还有几乎是一整面都透风的墙。

这个墙真是绝了

叔叔说,也不是没有人细细考虑过这栋建筑的去留,曾经有有心人便在三峡库区整体移民时,将这座建筑一起整体搬到博物馆去。但也许是它已经太朽了经不起折腾,又或许是利益取舍觉得不值得,最后它还是哪里都没去,静静躺在远觉镇的街口。

就是这根柱子还遭小偷惦记

不知道有没有官方人员注意到这幢建筑,但是至少在官方出手保护之前,这些住在这里的人们出于最朴素的心态,保护了那根雕龙的柱子免于小偷的挂念,保护了这座南华宫没有被风雨侵蚀。

墙角的杂物

南华宫这个名字并非是荣昌远觉这栋建筑的独有称呼,这是主要是岭南客家人在四川重庆市一带修建聚会的活动场所的统称。因为是信仰道教的盐商出资所建,庄子著《南华经》,有南华老祖传说,故定名为“南华宫”。

1949年后,那时四川重庆一带还保存大量的南华宫,这些建筑物在十年文革‘破四旧’浪潮中纷纷被拆除,保留下来的甚少。而今四川自贡、乐山、宜宾,重庆永川、綦江等地还保留着南华宫的旧址,如有机会将一一探访。

听很多人说起荣昌旅游资源的匮乏,但当我真正看过这些历史建筑时,又深感痛心。

南华宫内住户正在做饭

当然它们并非珍珠蒙尘,因为保护、修缮它们远比擦拭掉一颗珍珠表面的灰尘难度大;如果多尝试着去挖掘一下其中的故事,那么未来会不会有一些不同呢?


远觉镇南华宫戏楼,连牌子都快保不住了
https://macin.org/2021/08/17/nan-hua-gong-xi-lou/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1年8月1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