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外有星光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站在被40度高温烤得快要融化的操场上,从夕阳西沉到暮色四合,我们像期盼光明一般守望天黑。

从橙色的夕阳到紫红色的黄昏,黑夜逐渐占据了上风。但仍不足够,我们在期待彻底的、由内而外的的黑夜。

黑夜伴随着清冷的晚风如约而至,透彻得沁人心脾。

换上舒适的睡衣,风吹过竹林沙沙,站在小操场里数星星。因为才疏学浅,所以只识得北斗七星,但却丝毫不影响看星星的兴致。浪漫的人看到的是罗曼蒂克,科学家看到的是宇宙万千,而我却在村里的星光里看到了人生另外一种可能性。

从曾经的亚洲四小龙到新一线城市,再从新一线城市到家乡小县城,最后从小县城到高山村小学校里看星星,我走了十年时间。上一次看到这样干净的星空是在甘南支教的2012年,却没有想到原来回头一看,村里也有星光明亮的星空,甚至还有心心念念的银河。

长时间保持抬头看星星的状态,颈椎病似乎都好了很多。当我抬头时,脑子放空,呼吸匀净,蝉鸣的声音似乎是星星在喘气。嘒嘒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听起来都各不相同,诗人说“噪蝉声乱日初曛”,而在我的耳朵里是舒服的耳膜spa,是星星想对我说些什么。

在城市里的时间长了,常常会忘记星空原本的模样,甚至没有机会抬头望望天。夜晚留给打工人的脑洞都是加班和燥热,下班路上能戴上耳机听完一支完整的歌都是奢望。

星空在上,我们却只会低头发信息,信息里反馈的快乐或者是不快乐都是别人带来的,所以星星感觉到了被冷落,它们结伴回到了乡村。

后来我追着星星到了高山村里,晚上八点以后就只有犬吠和流水的声音,再晚一些就能听到星星的私语。我问它,要怎么才能开启人生的另外一种可能呢,它眨巴眨巴,然后用一颗流星代替回答。我担心这只是巧合,所以又追问着它的肯定回答,它用另外一颗更亮的流星回答了我,我猜这是鼓励我留下。

从西部大开发到成渝双城经济圈,再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张开双臂就可以拥抱的是微风和青草香,仰望星空憧憬未来,高山村开始变得很近,让我觉得醉倒在这片乡野的穹顶之下也无妨。

有些选择可能看起来并不熠熠生辉,甚至有些可惜,但这个选择本身就是星星,就是浪漫。村里夜晚的天空,有城里整年都见不到的星星。我和它们一起玩消消乐,盯着他们一颗一颗地靠近,然后消除掉凡间所有的不快乐。


村外有星光
https://macin.org/2021/08/10/cun-wai-you-xing-guang/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1年8月10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