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沱古镇:在这里放空自己

石柱有个西沱古镇。

西界沱的名字也并非神祗之意,只因位于巴州西界,又有极其宽广的沱水湾。

但我初听此名,竟有了模糊的感觉,若是长江如银河皎皎,那垂直于长江的西界沱则如天界一隅,尤其是现在码头的新的石制牌坊,更有一种天庭中”天门“既视感。

但当你开始了解西沱,却发现它的真实。

作为万里长江沿岸唯一一个垂直于等高线布局的小镇,抬头望西沱,长龙啸,冲云霄。云梯街串联起了这条长龙,1124级石梯,160米落差

和川渝地区很多小镇一样《宁厂古镇:草籽满襟,人烟尽凋零》,西沱因盐而兴。秦汉时期,为了“川盐销楚”,西沱成为盐业重镇,后成为商贸重镇,清代中叶达到鼎盛,“水陆贸易,烟火繁盛,俨然一郡邑也” ,是巴盐古道的起点。

可能是因为实在不是旺季吧,西沱显得着实悠闲。漫步在长江边,看这深水良港货轮卸货,看客轮乏善可陈。

看被晨雾锁住的西沱逐渐拨开面纱,看江面从氤氲到清晰,心情不算缓和,但这平静让我想起曾经的无数个看起来索然无味的瞬间,而今想来却是自己与快乐最接近的时刻。

譬如我有时会回想起送出牛奶炖蛋的晚自习后的时光,原本以为这是一生的开始,然而三次元世界却复杂很多。也许那个小小的、没有窗户的、被木板隔成了五六个租客所有的小隔间,并不真实存在于江城,而是存在于二次元世界的另一个地方,被妥帖珍藏,并将一直存在。

从思绪中抽离出来后觉得有些自己原本想吐槽的东西就淡了很多,比如修缮得过于完美的仿古建筑,庆忠堂、禹王宫,桓侯宫,看似气势恢宏,但文化实在薄弱。

比如一条街上也没什么买东西的地方也没什么人烟。因为我发现西沱保留的石梯极其美妙,被磨损的石头让走过的人自然通晓了过去的故事,感谢翻修古镇时保留了这些码头背夫们汗水滴过的青石板;又或者是这立体的结构甚至胜过洪崖洞,带着一种野性的特质肆意生长。

虽然西沱古镇和周庄、乌镇都是最早一批入选了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但它却是真的以神界之名,行人间之事。

走过古镇,看到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口放一个水缸,上面的纹饰各异,但原因却只有一个:为路过的背货物的人们提供一口水喝。

小镇的人们没有我身上那种疲于奔命的感觉,一切都很慢但是一切都很平和。

虽然错过了最完美的夕阳,但是我在放空的时候却感受到了这些曾经在我看来并无太多意义的东西,在千百年的时空中反而保留了下来。

而我以为的那些重要的东西,可能在2009年三峡水利工程蓄水后就被淹没了吧。因为三峡工程,云梯街有500余米长的老街被淹,淹没面积10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250平方米,占全街长度的20%。

PS:江边渡船可直达忠县石宝寨,5元1人坐满即开。

往期内容


西沱古镇:在这里放空自己
https://macin.org/2022/04/12/xi-tuo-gu-zhen-zai-zhe-li-fang-kong-zi-j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4月12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