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溪老街:新房里的旧氛围

原本以为只是在大足,驱车分分钟就到的地方;没料到竟然一个小时才到,只怪手手事先攻略不当,没看到这地方虽属大足界内但已位于巴岳山下

巴岳山位于大足、铜梁、永川、双桥四地交界处,相传是张三丰修行之地。

据说曾经虎狼成行,当地居民甚至不敢上山,自从张真人来修行之后,野兽都被感化了。不过我一查资料,这地方平均海拔也就800不到啊,顿时感受到了传说的不确定性。

不过话说回来,清朝时期连荣昌街上都还跑老虎呢,这山里野兽成群也不足为奇。雍溪老街建镇于唐朝,宋为雍溪镇,明为雍溪里,清为锡山里,90年代后再次成为雍溪镇。

从雍溪的新街开车进入,两侧建筑说新也是相较于老街而言,实则也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格了。成渝两地大多数的镇街好像都是发展晚一拍,比城市的发展慢了20年,也让时空倒回了20年。

有极个别的镇街发展得比较快,譬如大足的龙水,荣昌的广顺,但也都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灰扑扑是我对这样镇街的印象。

雍溪显得很安静,午后老街孩童老人,一两家奶茶店,修旧家电的,七八家卖香蜡纸烛的,小镇有明显的自然苍老的环境。穿进农贸市场,峰回路转看到一条名叫怀远的河和一座老桥,寻觅而去才知此是老街入口。

比起雍溪新街的自然落败氛围,老街反而有一种刻意维修的新房子里营造出的老氛围感。

老街和新街靠这一座名为“雍溪古大桥”的石拱桥连接,是当地人自发自筹自修建的。

进入古街,特意挂上的红灯笼上书“雍溪里”,呼应着几百年前它明朝的姓名。道路两旁专门设置的凳子,其实用条凳来代替会不会美感多一些?

雍溪古街上出名的还有它的古戏楼,是当时的建筑大师“样式雷”第五代传人主持修建的。至于何为“样式雷”,想必看过《盗墓笔记》的朋友们都了解一二了。

街上的建筑从明清时期到民国时期,从民国到建国初期,再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囊括得倒是齐全得很,也很大程度体现出了渝西川东地区穿斗结构、夹壁篾块的建筑特色。

除了大同小异的老街,其实雍溪还是有一些生动的场景,比如喝茶打麻将的大爷大妈们。茶馆可以是街上一角,也可以是专业茶馆,也可以是曾经的居委会;可以选择三人一桌,也可以四人传统玩法,可以两人对弈,也可以一人喝茶。

路过的酿酒厂居然还在营业,看到泡的橙子酒实在可爱,于是用矿泉水瓶盖接了一点点,舌尖一沾还是觉得好苦好辣,用白开水漱口好几次都没缓过来。

于是便开始羡慕香杜拉斯或者是李清照这样用喝酒迸发灵感的女作家们,五迷三道之后的文字应该是更加缱绻和迷离的,而不是如而今一般理性而不可爱。

每个地方都希望自己所辖之地能成为下一个“古北水街”或是“丽江古城”,也不能否认他们为此做出的努力,但审美是个主观化的东西,至少于我而言在没有“修旧如旧”的能力之前,还不如任时光自然冲刷。

就像我们还没有足够能力保护地下文物之前不进行主动挖掘一样,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审美和经济能力对旧房子进行改造之前,不如先放一放。

往期内容


雍溪老街:新房里的旧氛围
https://macin.org/2022/03/15/yong-xi-lao-jie-xin-fang-li-de-jiu-fen-we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3月15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