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溪古镇:山水街巷里的安静

綦江城往南不远,便是与贵州交界的东溪古镇。建于公元前202年,当时还叫“万寿场”,唐贞观年间建镇,距今已1300余年,“东溪”二字得于“紫气东来,溪水长流”。

明代成化年间运输过无数盐巴的青石板遍布整个古镇,渝黔高速和210国道覆盖全镇,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东溪都是一个在地理位置上被眷顾的地方,比起之前去过的《宁厂古镇》,这里显得烟火气十足。

街与巷

在阡陌纵横的街巷里,南华宫和万天宫分外显眼。

作为湖广填四川时期建造的会馆,体现了湖广地区和四川地区两种信仰的碰撞。南华宫虽然因为疫情原因大门紧闭,但透过门缝也窥得其中壮观。

南华宫供奉的南华真人是大部分岭南群众的信仰,正门的“岭南观瞻”题字简洁气派。而与其相对应的万天宫作为四川会馆,供奉的是四川地区的本地菩萨——川主,也就是传说中的二郎神。

行至镇的一角,看到一座盐业博物馆,屋子倒是古朴,一看原来是曾经的王爷庙。

从风水的角度而言,这座庙背倚国道,渝黔高速公路高架桥从顶上而过,几百年前的青石板踏实地踩在脚下,丹溪河水从跟前流淌的庙确实妙。乾隆年间始建,保护程度应该是古镇里数一数二的了。

古镇里尚存的建筑大都是清朝时期的,稍早的也就是观音阁了。建于康熙十八年,规模不大但却精致。推开虚掩的大门,一座观音像立于其中,圆形的观音阁比起一板一眼的庙宇有其吸引眼球之处。

除了观音造像,里面还供奉了一尊睡佛,有青苔覆于上的石凳和石桌,不认识品种的植物,淅淅沥沥的雨,和不知该不该信佛的我。

在街巷里穿行时路过“麻乡约民信局”,大概也相当于现在的邮政局。

其实也不过150年历史,但谁能想到而今的电子邮件甚至已经代替了纸质信件,书信相交的时代离去得竟如此之快。

作为目前可考的西南地区最古老的邮局,建于清同治年间的这所邮政所承接的业务大抵也就是邮递信件和汇兑。

突然想写一封信。简媜说写信这件事,除了家书,越美的信越要趁年轻,但我却一直对小时候记住的海明威说的那句话耿耿于怀“写作最好的人往往写信最糟”。谁让我小学就知道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却在高中才知道简媜的《水问》呢,先来后到的道理在这件事上也许也有体现。

桥与水

因为地处古盐道之上,东溪古镇的规模超乎了我的想象。一开始只是在街道里穿行的我,在看到观音阁后豁然开朗,偶遇了上平桥。

不同于太平桥的繁华,上平桥显得古朴苍劲了不少。

太平桥始建于明朝,作为一座长30米宽5米的三孔桥,说它是一座“大”桥想必名副其实。

桥头的阶梯延伸至水边,石头的残垣、沿岸的黄桷树以及岩壁上榕树悱恻缠绵的气根都是都是太平桥的衬景。

再往上游行走,有一座和太平桥造型大小都相似但桥面是泥沙的桥,据当地人说这是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永久桥。

除了形态各异的桥,还有几座石墩子也可唤其为“桥”,还有在旱季时露出水面的大石头也可以连接两岸,这是小孩子热爱的戏水之地,当我脱掉鞋袜赤脚走进水中时,感受到了背后被家长紧紧攥住手的小朋友的渴望的眼神。

若用这丹溪河水敬这座古镇,只想感叹世间之事跌宕多变,唯有这一座座的石桥千古。

但土地被水分割,当道路被水截断,路走到了头就有了桥。

山穷水复疑无路的时候,过了桥,时间扑面而来,就翻篇了。释怀这门课是人生的必修课,所以不可能只上一节,一定会上到我真正学会了为止。

往期内容


东溪古镇:山水街巷里的安静
https://macin.org/2022/05/31/dong-xi-gu-zh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5月31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