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光寺:除了春天 一切禁止入内

春天来临,必须要用一场徒步才能铭记这个春天。从一号线双碑轻轨站出发,步行1.5km到“趣多多宠物公园”。

门口一棵象征春天的开花的树,仿佛拉开了徒步的序幕。沿着下面一条公路步行600米左右,路过左手边一处用大瓮罩住的取水点,再路过一处人防点,左手小路入口的墙上刻有“佛”字,就找到了通幽之径。

水泥路两旁的树上挂着瓶子,不知道做何使用,有没有小伙伴解答一下。
进入爬山的石板路,路旁野花和野草相掩相映,山峦间竹林青翠欲滴,徐徐微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却少了丛林间的溪水淙淙。

这半年重庆干旱,长江和嘉陵江的水位都岌岌可危,这些山涧流水就只剩下了枯石青苔了无生气。

穿过好几段长长长长的石阶,走过老桥新桥座座,路过好几个背着山泉水下山的婆婆爷爷叔叔阿姨,终于在气喘吁吁的时候看到了山门。

普光寺大门紧闭,旁边山墙有一处破损,翻墙而入不知对于佛祖算不算不敬,但这可能也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呢!

普光寺历史追溯到200多年前,历史不算悠久,但这选址还是颇灵的。庙里有很多植物,虽然好久没有开门了,但也算整洁规整,有一条饿得没力气的小黑狗,我们没带吃的,如果大家下次去可以给它带点吃的,也是结善缘了。

偶遇一个叔叔,告诉我们说这里已经好久没开门了,有说是宗教活动受限的,也有说上香容易引发山火的,个中原因不得而知。在这个叔叔的指引下,我们继续沿着陡峭的山路往前走,就看到了完工不久的崖壁石刻佛像,有华严三圣也有各罗汉,神态动作十分逼真,虽无历史可追但趣味十足。不过这砂岩上搞石刻,风化也就是几十上百年的事情了。

有些还是刚刻的

走过石刻后就进入了上山攻坚阶段,正值中午虽无阳光但天晴,否则这山路还是会难倒不少人。看之前的攻略说需要登山杖一类的设备,筷子小手一行两人仗着自己是走过进阶徒步路线的经历,硬是一鼓作气上了山顶,在此感谢路上为我们充当路的树根和充当扶手的树干,没有它们我们是无法登顶的。上年纪的人还是要注意一下,坡比较陡;带小孩的家长也要费些力气,毕竟小朋友几乎要靠大人“托举”上坡。

山顶有一片较为开阔的平地,我们喘了两口气就接着下山了。下山坡度较上山略缓,还会穿过一片竹林,这大概是山阴之面。这里空旷而宁静,竹影婆娑,仿佛置身于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们在竹林中穿行,聆听着风吹竹叶的声音,感受着自然的陪伴。

随着地势越发平缓,遇见了一坡茶山,道路也逐渐开阔起来,隐约也可以看到山野村民。此时天上开始滴答滴答下起了雨,春雨贵如油,因此我们都“心甘情愿”地被淋成落汤鸡。

匆匆忙忙地冲到主路旁边,看到一辆公交车就跑了上去,直到到了终点站才发现坐错了方向。遂等车折返。

回来的路上从始发站上车,所以可以开始悠哉悠哉欣赏窗外。路过一所国家级的中职学校,看到学生们成熟的装扮下迷茫的眼神;路过乡村的风情和绿蒙蒙的油菜田,村民们在下雨农闲时砌着长城;路过城乡交界处的工厂,都是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我不知道那些村民和学生的归宿是不是这里。

日日好日,季季春日,在我的好心情里,除了春天其余一概不得入内。


普光寺:除了春天 一切禁止入内
https://macin.org/2023/04/03/pu-guang-s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4月3日
更新于
2024年2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