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烟雨,有人在白沙古镇等你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这是上篇文章的后续部分:5612次绿皮车的眷恋

缘起

列车因为塌方要折返出发地,索性就在白沙站下了车。周末的午后,漏雨的苍穹,不知如何安放的时光。

懵懵懂懂地跟着前面的人下了火车,打开地图发现白沙火车站和白沙镇隔着长江。

顿时内心惶恐,连下了一周大雨的长江水,湍急凶猛。热心的阿姨听说我们是外地人,教我们抄了一条近道到码头去坐轮渡。

其实单单就这条名叫“交通街”的通往码头的路,已经让我对初相识的白沙好感倍增:这条路没有铺石板,没有铺砖,是江边浑然一体的大石头,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走成了一条路。

匆匆忙忙赶上轮渡,票价4元,算比较贵的轮渡,但看在这风雨中颇有战斗力的长江水,便也觉得此情此景有一艘愿意载你驶向目的地的船有多可贵。

江边轮渡

《巴国通录》上记载,在江上看到的苟洲半岛是越王勾践的谋臣文种的故乡。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人尽皆知,而越王勾践以吴王夫差赐死伍子胥的同样方式赐死文种的故事又有几人晓?当年文种和范蠡一起为勾践最终打败吴王夫差立下赫赫功劳。

灭吴后,范蠡带着西施隐退,并留下信给文种,劝他逃跑,因为越王还想称霸,而文种意在养民。文种看信之后,称病不朝。

于是有人进谗言说文种要造反作乱,勾践听信谗言,赐给文种一把名为属缕的剑,说:

你当初给我出了7条对付吴国的策略,我只用3条便打败了吴国,剩下4条在你那里,你用这4条去地下为寡人的先王去打败吴国的先王吧!

于是文种自刎而死。

石坝古街

在街边理发的手艺

下船以后开始跟着感觉走,走进了石坝古街。

这里生活氛围很强,筷子小手相信这样的地方虽然不算热闹,但一定有故事。

没让我失望,顺着坡势没走多久,就看到了“国民政府审计部”旧址,推开吱呀呀的大铁门进去,是寻常的居民家,那些繁华的日子早就被熬成了柴米油盐。

这条老街充满着立体感,沿着山势生长,纵向地垂直在长江边。老人猫狗鸡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动态景象,没有商业,因为手手没有买到伞也没有买到雨衣。

街景随手拍

从石坝街上下来,沿着江边,走进了东华街和民生街——手手见过的最安静的古街,没有之一。

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正在进行综合整治工程,预计2020年才完工;另一方面是因为大雨滂沱,连居民们都回了家。

从这里走下来

这条街上有全国现存的最高的吊脚楼,但是手手路过的时候感觉墙体倾斜十分严重,希望修缮以后可以好好保护。

走到路的尽头,忽闻水声,原来是一个小瀑布从岩石上飞流而下,水花四溅在居民的屋顶瓦片上,满满都是青苔,很好奇这座小房子该有多潮湿。

屋后是瀑布、屋前是长江、屋顶上满青苔

流水寺山门半开,筷子小手为了躲雨进了庙,顿时感觉自己仿佛是闯进兰若寺的宁采臣,也许在这里可以邂逅一段故事里的情节。

坐在条凳上等雨停,等不到雨停却等到了江边来来往往的大货轮,印证了白沙是名副其实的深水良港。

路上偶遇修缮中的《重庆日报》创始人卞小吾故居。

故居中依稀可见的红色标语

泥巴糊的墙

古街一隅

纳鞋底的老奶奶

这里是雨巷吗

青石板上行人希

这是父母的骄傲吧

走出民生街,沿着80年代的工业风精致,顺着公路走到了白沙斥10亿巨资建造的白沙影视基地糖厂拍摄区,因为疫情原因很多演员都失业半年,所以这个影视基地也自然而然透露着落寞的气息。

这句标语曾经鼓舞了多少人

不过小姐妹们请穿上美貌的旗袍,出片率极高。这里比起渝北的两江国际影城,人少还免费。

这次的旅途像极了囧途,不过也正是因为不确定的忐忑,让陶渊明闯进了桃花源,让白沙闯进了我的心扉。

学点知识再走

分享几个关于白沙的冷知识:

  • 白沙镇是重庆市第一人口大镇,有13万人口;
  • 白沙有一所收门票的中学,是曾经聚奎书院的旧址;
  • 白沙镇在抗战时期与沙坪坝、北碚合称为重庆的三大文化区;
  • 白沙镇在1942年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殉难纪念日,举办了中国音乐史上第一次史无前例的万人大合唱。

大树郁郁葱葱

关注视频号

筷子小手是一个介绍重庆小众吃喝玩乐的神秘组织,欢迎关注我们的视频号,我们记录了旅途中有趣的瞬间,就等你来发现😀

往期内容


天青色等烟雨,有人在白沙古镇等你
https://macin.org/2020/08/04/bai-sha-gu-zh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0年8月4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