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块石旧货市场:兼职贩卖回忆

重庆的中兴路,武汉的泰宁街,在成都,我们去五块石

成都最出名的旧货市场应该是亮佳鸿华,文艺风,复古,好几年前就火了,周末特别热闹。但手手总担心这样摆出来的旧物缺点味道,所以果断去了五块石,日常大过于文艺。

没有精致复古,有的是冬日里暮色将至的下午,小小的店铺就像宇宙里的一个个黑洞,一不小心就把人吸入落满灰尘的旧时光。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大多数人家里应该都有这样一些东西,搁家里占地方,扔了又不舍得。

可能是新家具换下来的旧椅子,也许是长大了就再也瞧不上的旧玩具,或者是古籍善本。

说来手手也有一点这样的癖好,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毕业的课本,从幼儿园时期的证件照到如今的照片,乃至小时候玩过的积木,幼时伙伴相赠的礼物,我都悉数珍藏了。

和很多同龄人聊天时,会感慨于我的记性特别好,2、3岁的一些事情我都还记得清楚。其实我想这是因为我的记忆有承载点,那些收藏在我床下铁盒子里的旧物是我回忆的宿主,当我想翻阅时他们就像走马灯一样历历在目。

我不愿意扔下旧物,所以在市场里闲逛时我常会想它的主人为什么扔掉它呢?当我翻阅一个70年代小学生的作文本,上面细细碎碎写了周记,老师也有一点批阅,而我至今攒着我从小学到高中写过的作文,虽然文笔稚嫩,但情感仍然动人。

五块石主营的是二手电子电器,这是手手知识的盲区,但丝毫不影响欣赏旧物的美丽。

除了那些便宜的电视机投影机,还有年代氛围感物件胶卷相机,以及和旧物们共生共存的摊主。

比起高档商场里妆容精致的店员,摊主们更乐意和你侃侃大山聊聊天,他们的脑子里藏着许多旧物的故事。在重庆董家溪旧货市场的时候我结交了一位专卖旧文件、旧档案的摊主,他偶尔和我分享一些泛黄的脆弱的纸张,内容有履历表、谈话记录等等等等,从字里行间我大多数时候可以推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有时也会因为故事串联不上而发愁。

如果大家感兴趣,以后可以给大家讲讲几十年前的普通人的人生,但不是故事,因为人生海海如你我,都是过完了这一生而并没有太多波澜壮阔。

在二手市场里,100元变得很“值得”,物价停留在过去,而我以一瓶矿泉水的价格购入了Wang Leehom和SHE的磁带,也算是个自媒体人蹭个热度。

和修音箱的老大爷问我要不要学习锡焊技术,我笑说有朝一日财富自由一定来。以后也开一家旧货铺,主营二手音像制品、书和乐器,兼职贩卖回忆和故事,也许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也能碰上我遗落在前尘往事里的灵魂碎片。

在五块石旧货市场晃荡,二手的空气被吸入我的肺脏,陈年的光阴是我的限量,不会觉得潦倒也不会觉得脏,二手世界里有我的主场。

哦对,近日拍了一幅画《流云》,大片的绿和层次分明的蓝,让我想起山岚上颜色越来越浅的云烟,在疲惫生活里会让人快乐一点。


五块石旧货市场:兼职贩卖回忆
https://macin.org/2022/01/04/wukuaishi/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1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