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滩庄园:河中岛外的烟火

缘由

2022年1月10日,经重庆市人民政府同意,重庆市第六批历史建筑名录正式公布,共有52个老建筑入选该名录,加上之前的五批,重庆市现有历史建筑名录644个,荣昌现有11处得在其中。

按照《重庆市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规定,被列入历史建筑名录的建筑,将由当地政府组织开展设置保护标志牌、测绘、保护规划编制等工作,保持和延续历史建筑的历史风貌。

Ps:手手不成熟的小脑瓜曾经以为这些历史建筑都是文化旅游部门的管辖,后来打听了才知道这些目前还是规资局在管理。

得知新鲜出炉的第五批历史文化建筑中有一个在清江的狮滩庄园,顿时来了兴致。

大年初二,阴雨短歇,出门踏青,享假期之愉。

历史

以前对清江的印象停留在河中岛的桂圆和清江老街上的豆豉粉蒸鱼上,暴露了手手的吃货本性。这一次,当我克服了口腹之欲后,终于发现了清江作为一座川渝两地间的“边城”背后的东西。

在我妈妈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知道泸县有个“屈氏庄园”,始建于清朝道光年间,起始于时任知事屈应选,到了屈应选孙辈屈恒升的时候,整个庄园建筑达到鼎盛,据说仅次于大地主刘文彩刘氏庄园。

我们现在看到屈氏庄园还有网球场这样的地方,可以想像百余年前的风光。

而位于清江的狮滩庄园就在距离屈氏庄园5公里,虽然现在已经一个属重庆,一个属四川了。

并且狮滩庄园原亦属屈氏,只是出自哪支已不可考,但始建于屈氏庄园后几十年,约莫嘉庆年间。

清末,屈氏将此宅出让给黄氏,黄氏经营得法,家产殷实,当时的庄园主人叫黄立诚,据说与人为善,逢节日还会摆宴席,请上路过的讨口子共饮共眠。

后来时过境迁,这偌大的庄园分与农民,最多时这宅子住了近20户人家。

现场

从外形上看,四进四出四厢的老宅子已经禁不起细细推敲,倚靠着古老青砖修建的“寄生”建筑令人心痛,但总还是可以辨别出大致的结构:目前仅存了三进,两侧对称式格局,共有天井18个,大小厢房80余间。

和附近居民刘大哥聊起这宅子,他说好几年前就在申报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一直没批下来,现在这越来越破,怕是哪一天要直接垮掉。

我赶紧将狮滩庄园入选重庆市第六批历史文化名录的新闻告诉他,对于这些村民而言,心理安慰剂也并非完全没有效果的,至少可以再撑一段时间,撑到出资修缮亦或其它。

步入大门,头顶是一副保存十分精美的木雕,若非刘大哥提醒差点没注意到。也许也正是处在这头顶处,没几人发现,所以才能经过特殊时期仍得以保存。雕刻的是蝙蝠缠枝,是民国前川渝地区常见的的花式。

再往里走,左侧是保留下的石门拱,右侧是已经被农民改造过的猪圈。

穿过左侧石门拱,见到的是一片房子垮掉的废墟,废墟的最里侧仍有一处石门拱,并且还雕有文字。爬上废墟可见厢房里还有遗留下的床,木质的雕花窗栏还没有腐朽。

其实在这3000平的宅子里逛了一会儿,我能明显感受到这里比其它的古宅而言没有那么潮。毕竟重庆的湿润程度可是一整个星期都晒不干一双袜子,且手手出行的前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的阴雨。后来一查果然发现,这还真是这个庄园的奇特之处,防水排水做得特别好,即使是大涝年整个清江都快被淹了,但这处宅子受到的影响仍然微乎其微。

走出宅子,便能感受到当地人说的这地方“风水”好。尽管还是冬日,但面前一片油菜花田,不远处濑溪河水缓缓淌过,岁月静好的氛围感写在这半亩花田之间。

离开的时候刘大哥还一直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吃个便饭,我们慌忙拜别只因暮色已近还约了家人用餐。最后还是希望这里得到修缮吧。


狮滩庄园:河中岛外的烟火
https://macin.org/2022/02/08/shitanzhuangyua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2月8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