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坪村:一步之遥的拆迁路

关注老房子几年以来,可能是固有思维作祟,我一直都习惯于用感性视角去捕捉只言片语。鲁莽的人要学会的是思考,常思考的人要克服的却是犹豫。

听说这里还有一片老房子,从李家沱码头晒过太阳之后便晃晃悠悠爬坡上坎,先是看到了重庆市第七人民医院的新房子,临水靠山又位于老城区,还真是不二选择。

除了医院是新的,还有一排“江景商铺”,和一个名为“大融城”的还未开业的商圈(不知道和江北的大融城有什么关系没有),又或是只是为了印证那句李家沱人都晓得的老话“北有观音桥 南有李家沱”

在手手的老家,没有发展起来的商圈也比比皆是,人们似乎更习惯于往热闹地方扎堆,大抵就是老人们常说的“钱往暖和地方挤”的意思。

可在手手家乡这样的区县,似乎在意商业发展得如何的人并不多,官方号召了好几次的几大商圈建设,房子是修起来了,广场也塞满了广场舞,但就是商业没什么起色。

所以相较而言这段商圈就显得愈发荒芜了,只有一个儿童乐园人满为患,人多到厕所都要排队20min以上。

商圈再往坡上走,树荫密集,熙熙攘攘,青砖低屋,暮色低沉,人工雷达告诉我就是这儿了。

细细一看果然如此,新坪村是也。

约莫三四层楼的老房子整整齐齐地站在路边上,这些都是老公房,住这儿的居民每个月还需要向房管所交房租,不过也不贵不到100元,相当于交物业费了吧,毕竟交钱以后水管堵了墙面坏了房管所都还是要负责修缮的。

新坪村后是尚属农村区域的群乐村,是不被拆迁的的区域。房子建得个性十足,基本上很大程度体现了人们对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这里基本上都属于自建房,有的成为了危房,虽然被围了起来但也不影响小朋友们嬉戏打闹和猫猫狗狗们上房揭瓦。

听群乐村一个老奶奶说,她好想搬到电梯房去住一下,感受一下“城里人”的生活。虽然我告诉她,搬去城里以后,她养的鸽子、种的蔬菜、喂的鸡、摆龙门阵的街坊邻居就再也没有了,但她还是一心觉得电梯房是最快乐的,因为那是她七八十年未曾体验过的人生。

真正体验过的人才知道,钢筋水泥下的欢笑怎么会比青砖瓦房下的欢笑更真挚呢,就从传播的角度来说,隔音效果一流的现代化公寓住宅怎么把邻居间的快乐互相传递呢?

你需要先做足心理建设找到一个敲开别人家门又不会被当成变态的合理理由,然后去敲那扇不知道能不能敲开的防盗门,最后如果门打开了,还要考验语言表达能力和表情管理能力才能决定别人能否悦纳你的分享;如果门没开,那之前做的心理建设就付诸东流了。

路过老式理发店的爷爷奶奶,四块钱剪一次头是我见过重庆理发的地板价,爷爷很开心一直对我笑,见我拍照还给我说他已经当了几十年剃头匠,我调侃道这年头拿剃头刀的和手术刀的都是技术活儿。

路过环卫叔叔和阿姨,见我一直拍这些奇奇怪怪的老房子,阿姨问叔叔“他们在拍啥子哦”,叔叔说“嘘,他们在拍猫猫”。

路过红星副食店的叔叔和发呆的奶奶,我说借贵宝地一过并想洗个手,奶奶笑了说“这点水费我们还是出得起,妹儿你洗嘛”。

老房子有人情味儿和接地气儿,那是由于人长期居住婚丧嫁娶柴米油盐相夫教子浸淫出的味道。

工作日的枯燥是无数个黑眼圈和眼袋堆砌起来的,就像老房子的陈旧和破败;而休息日是老房子直接失火,火势连绵不知道能不能在星期天的24:00之前被扑灭。

往期内容


新坪村:一步之遥的拆迁路
https://macin.org/2022/03/08/xin-ping-cun-yi-bu-zhi-yao-de-chai-qian-lu/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3月8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