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沧河峡谷:一场沉浸式旅行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延沧河大峡谷位于《犀牛古寨:武隆乡野间的宁静》中犀牛古寨的尾端,其实据当地人讲,在没有通公路之前,延沧河大峡谷才是出入犀牛古寨的必经之路

现在公路从大山之巅延伸而来,延沧河大峡谷反而成为了犀牛古寨的延伸段,但这些都不影响它成为徒步旅行者最爱的目的地之一。

从山顶到谷底

在峡谷中前进本就并非易事,在雨中的峡谷中行进就更为困难,而对我这样从未在山野里生活过的人而言就是难上加难。

虽然我预料到了我大概率会摔跤,但万万没想到会摔得那么惨,以至于淤青了一个星期都还未愈。不幸中的万幸是,摔在青石板和泥泞的路上,而不是一旁的深渊之中。

沿着陡峭的山路行走,既害怕路滑又恐高,还要担心因为平时缺乏锻炼造成的下山腿脚“打闪闪”的窘态。虽然一早出门时雨仍然很大,但我已深谙自己的能力,所以宁愿淋雨也不愿撑伞,生怕拿起伞就少了一只可以保护自己的手。

不过好像我一直很喜欢轻装旅行,不喜欢带太多行李,快乐的旅行一定是轻装的,不要让外物喧宾夺主。若是度假则另当别论,在一个地方呆一段时间不带足够的物件是很容易失去生活的品质的。

路十分陡峭,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路边郁郁葱葱的蕨类植物和被雨水打残的小花朵,冒出头的春笋和小伞一样的蘑菇,都在现场观看我下山的滑稽表演,想必也是十分有趣了。

行至一半,听到激烈的流水声,便知底谷将至,不由得加快了步子,也造就了这场“表演”的华彩——摔跤。在地上愣神了两秒的我突然脑洞大开,如果这条山路一直那么丝滑,那我大概可以尝试着像滑滑梯一样顺势而下,岂不快哉。

到达谷底

谷底像极了武侠小说里面高人的修炼之处,至少和我想象中绝情谷的样子有点重合。

鹅卵石散落在水边,尝试着用卵石堆一个玛尼堆祈福,挑一块最优秀的石头打个水漂,如果天气晴好,到河里抓螃蟹摸摸鱼,不比在三尺的工位上摸鱼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由,河水呈现出一种奇妙的雾色,好似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中的青绿色被蒙上了一层薄纱。

谷底一座铁桥串联起了此岸与彼岸,过桥后见到了几十米高的崖上坠落的瀑布,以及瀑布后本可以探寻的洞府,但因为雨水导致河水上涨淹了洞口。

顺着延沧河又溜达了一段路,我以为的五月开头的颜色应一半是雾染成的绿,一半是风点燃的橘,如果天气好的话大概率会收获更多快乐的,但是天公不作美便只有收获阴郁的心事。

不防滑的鞋子加上拙劣的山路行走技能,使我在山路上退却不前,只留下没有信号的手机和我作伴,等家人返程。

感受

我猜我很长时间都不会忘记这一摔,因为人总是会对让自己”痛“的东西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那日和爸爸聊及一个人的目光长短:有长远的眼光这件事本身必然是理性的,但也是令人不安的,因为美好的东西永远在未来,当下则是受之不尽的苦难。

可是”痛“和”长远“这两个选择本身,也是”甜“和”未来“的基础,大概于我而言是永远无法割裂开的东西。

春天去了森林旅行,而我想有一个晴方好的早晨,去延沧河峡谷来一次沉浸式旅行。

往期内容


延沧河峡谷:一场沉浸式旅行
https://macin.org/2022/05/17/yan-cang-he/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5月17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