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炎夏一度热,雨城三分凉

因为友人婚礼,驱车至四川雅安。

车越往西,日色也渐渐落下,窗外的风从温乎乎变成了凉丝丝。到雅安的时候已是夜凉,青衣江的江水带来凉风闯入心肺之间,做完最后一项工作从车上下来,11:00,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雅鱼

那就先吃顿饭吧,来一顿据说很贵的雅鱼。杜甫夸雅鱼“鱼知丙穴由来美,酒忆郫筒不用酤”,而我对这种体形似鲤,鳞细如鳟的鱼类知之甚少,只知道雅安的大街小巷都在有做雅鱼的店子以及每个店主和服务员都烂熟于心的关于雅鱼头部天堂里的那根酷似宝剑的鱼刺,传说是女娲补天时候不慎掉入水中的宝剑。

雅鱼那么贵的原因大抵是五年长三斤的生长速度和对冷水养殖条件的要求,我们浅点了一条雅鱼尝尝鲜,怕吃不习惯暴殄天物。后厨估计做了近20分钟才端上桌,砂锅和鱼形的锅盖手柄都让人很期待,所以最后打开锅盖的瞬间是有点失望的,拜托这可是被尝遍珍馐的慈禧太后夸作“龙凤肉”的雅鱼耶。

为了尝出本来的口味,我们选择了清炖雅鱼这一做法,一条不大的三斤多的雅鱼在锅里,汤色奶白倒是诱人。尝了才知道雅鱼的精华全在汤里,把土鸡、金钩、野生菌菇、猪肚、豆腐炖成高汤,最后加入整条剖好的雅鱼,稍微炖煮,调味即可端上桌。

吃罢一夜眠,晨起观青衣江。虽名为“青”,但在雅安城区段江水早因过于湍急夹带起江底泥沙,江水昏黄。但流速极快,与家乡静静流淌的小河截然不同。我喜欢流水,因为流水不争先,重滔滔不绝。

友人的婚礼在江边,许久不见也没有太多时间叙旧,只是发自内心地祝福,30岁的我们都走进了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我喜欢她对婚姻的看法,有一些是我想但是没有办法那么直接表达的东西,她简直堪称“嘴替”。

天河瀑布

婚礼结束后,开车去了天河瀑布,非景点,但在成都的户外圈子里很火。开到快到的时候,发现桥正在维修,便停车步行。路边就有清浅的小溪,也有碧玺色的小石潭,把脚伸进去的瞬间骨头都被浸透了,寒气从脚下遍布了全身。

一只大黄

穿过森林,走一段小路,就听到了瀑布的声音。一块大石头立在跟前,瀑布在背后凉气深深,托昨晚夜雨之福才得以见到瀑布,当地人说昨天来看瀑布的人都是败兴而归的。作为河水在走投无路时创造出的奇迹,居高临下的瀑布口若悬河掷地有声,这是它获得自由的时刻。

翻过大石头,到瀑布正对面的浅滩上,有好几拨准备露营的年轻人。因为地势狭窄,我退回了大石头上坐着发呆。

看一只小狗在戏水,高兴得汪汪汪,衔着石头玩半晌;看蚂蚁搬食物,累到饥肠辘辘。无聊的快乐太快乐了,曾经的我以为时间是一分钟都容不得耽误的,每一分钟都必须创造每一分钟的价值,然而如果只去感受得到的快乐,便失去感知时间流逝的敏锐了。直到雨城的雨猝不及防地再次落下,才回到车上。

望鱼老街

望鱼老街是早就写在我计划里的地点,我猜到了它不大,但没想到它那么小。

小到古街的主要建筑坐落在突兀于山腰的一块巨石之上,而它的名字因巨石形似一只守望着周公河游鱼的猫,故称“望鱼”。进入古镇的老街必须顺石梯登至山腰,这无异于是易守难攻防土匪的法子。

200米长的古街有一处红军宣讲处的旧址,还有一家书店和一家咖啡馆。咖啡馆的老板把看书、发呆和撸猫的神仙生活融为一体,书店老板则因地制宜把书店和望鱼石“锁”了。

400年历史的望鱼老街,非要讲故事就是和茶马古道的故事了,但它也没有在这件事情过于执念,而是顺其自然,而这也是现在的老街古镇最缺的“不作妖”的气质。

曹姐巴适烧烤

傍晚近了,在望鱼回雅安城的路上决定碰运气去尝一下排行榜第一的曹姐巴适烧烤。

路边烧烤摊

到地方之后发现果不其然菜要靠抢,眼疾手快拿了排骨、牛肉、鸡皮等等,素菜已经几乎没了就没拿,怕吃不饱还让老板帮点了一份10元的炒饭。我们坐下来后冰箱里就没有肉了,店家说卖完即止。

麻辣中有一丝回甜

等待的时间不算长,烧烤陆续上桌,一吃就知道是自己串的新鲜食材,口味麻辣有一点甜,但是整体咸淡适中,还很香。

炒饭上桌后分成四碗,粒粒分明,里面不是用的火腿肠是用的能够吃出肉粒感的午餐肉。结账时候居然人均只吃了40元,惊到了,好评强推

老板说他这个小小的烧烤摊,带动了全村留守妇女的就业,她们中午开始过来串肉,晚上7点基本就都卖完了,卖完就下班。工作时间不长,但是就在家门口工作,双赢。

碧峰峡

第二天计划去碧峰峡逛逛,本来对看大熊猫这件事毫无期待,因为毕竟重庆娃儿在小时候就被爸爸妈妈带去动物园见过了,觉得没啥意思,没想到这居然是此行最开心的事情。

关在动物园里的熊猫见的不少,可是在户外的、和你只有两米距离的熊猫应该是不多见的。

更幸运的是,碰见的大熊猫都特别活泼,和同伴嬉戏玩闹,还恶作剧把小伙伴推坑里,即使是一起发呆的、一起喝水的、一起啃竹子的,都格外快活。不愧是发现第一只大熊猫的地方,在家乡生活一定比在动物园开心吧。

连日的高温,心情愈发燥热,也愈发烦闷与人纠缠。

小时候我是很享受与人相处的时光的,虽然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那时候有多么为人际关系所困扰,但不影响我对人际关系看得很重,作为enfp,我对未来的人际关系抱有积极的期待。

原来以为是因为喜欢与人沟通才选择了做HR,现在觉得人际关系简直是一切烦恼和不良情绪的源头。

比如我认为合理的人际往来是休息日不聊工作,即使是不得已聊起工作我也是会带有歉意,毕竟别人回复你消息的每一分钟都是牺牲了他原本应该在休息或者陪伴家人的时间。所以这就让我对于毫无歉意,甚至是态度恶劣的休息日聊工作的情况十分厌恶。

身边有不怎么社交的朋友,他说人际关系的淡薄是他获取自由的代价。

原来我以为这代价是我能够承受的范畴之内,现在只觉得当时年轻,不知恶魔对于十年前的你和十年后的你索取的东西是截然不同的,当然也是因为恶魔发现十年后的你拥有的东西更多了所以愈发贪婪。所以在人际关系的战争中从没有真正的胜利者,只有越来越多的受害者。


雅安:炎夏一度热,雨城三分凉
https://macin.org/2023/08/01/ya-a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8月1日
更新于
2024年2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