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荣旧山河:机械厂和发电厂

九月的热气,和八月已经很不一样了,白露到了以后,日落后总隐着不安和微凉。

7月的时候看到新闻,重庆市第七批历史建筑名录里,永荣机械厂永荣发电厂的7处建筑被纳入其中。

看到健谈的老人我往往会多攀谈几句,以期能够从“活历史书”里获取一些过去的碎片,不曾想时至今日,我绵薄的记忆都已经逐渐开始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了,大抵是三十年的生命虽然在社会认知里还很浅,但在历史客观的洪流里已然成型了。

重庆能源终于从颠沛流离的破产清算中走到央企收购后,也许是在夏日中午太阳的灼热下,驱车看到机械厂的第一眼竟觉得有了一些生机。

门口的小铁轨那么熟悉,矿区的孩子们都会被教导一定要小心过铁路,稀松得就像一般小孩被教育过马路要看红绿灯似的。车间的外墙是青砖和砖夹杂着砌的,掺着鹅卵石的水泥地,几十株高大的小叶榕,永荣机械厂这个我听了很多年却第一次走进的地方,和我记忆中的永荣矿务局很像。会议室里陈列着奖状和奖牌,现在剩下的职工有多不容易,时代的江海中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命运的齿轮在不经意间已经悄悄转动。

走在厂区里,周末居然放假所有设备都没有运行这是我意料之外的,却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清净。厂外的火车呜呜呜啸叫而过,厂内法国梧桐氤氲路边,池里的鱼儿欢快游着,杂草从马路牙子的缝隙中长出来,池塘边的翠竹照映水中,小叶榕的果实落在地上被太阳晒干了踩起来咯吱咯吱,甚至还在某个开放车间发现了一条小蛇。

那些假山和亭阁,是国企盛期的审美,现在看来也不落俗套。行走其中,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怅惘和过于满足的失落,隐约觉得身体之中那条富有生命力的溪水,在成年后某一刻因为过于沉重阻滞水枯之后,倏然在孩童时成长过的地方的某个裂缝里渗出了泉水,虽然尚不足盈盈一握,但短暂洗去焦虑是够了。

机械厂出来不过一里路,就是永荣发电厂了。

在没有见到发电厂之前,我先认出了心心念的矿务局游泳池,童年的快乐一下子没能在眼眶里兜住溢了出来。马赛克的拼接画,木质的柜台窗户,铁艺的大门,小时候的夏日下午,爸爸妈妈给我报了游泳的培训班,那时候也不懂防晒,过了两个夏天晒得黢黑也没学会,上大课的时候我总是很会偷懒玩耍的,长大了以后这摸鱼的技能反而丧失了。

后来恨铁不成钢的妈妈一气之下说不让我去游泳班了,爸爸只得在下班后骑摩托车带我去“雷打桥”水库学游泳。

在水库冷沁的水中,天色渐渐黄昏的笼罩下,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实现了可以游到河对面的目标,便也更加印证了游泳池里教不会一个爱耍的娃儿游泳。

于我而言,与其说游泳池是游泳的,不如说是小孩子的社交场合,虽然我没能学会游泳,但在那里认识了许多小哥哥小姐姐,很多年后提及那个人我还会说,小时候我们一起上过一个游泳班呢,这也是一种莫名的似深非浅的缘分了吧。

发电厂的家属区很大,单身宿舍和套房都有好几栋,那时候包吃包住的国企免去了雇员一切的后顾之忧。

电厂的澡堂子也是原来令大家羡慕的地方,在大多数人家里还没有热水器的年代,随意使用的热水是稀缺资源,而今这里不仅是落败,树和草深得像走进了森林。

电厂的大礼堂门上有一个上海电钟厂产的钟,时间定格在了13:24,不知道这是否有特殊的含义?大礼堂内部的座椅都没有了,只剩下舞台上的横幅还挂着职工大会暨年度表彰,我们的父辈走进大厂后,也许曾有过许多荣誉证书和大红花,但“3050”“煤矿关停”国家政策一来,个人的得失瞬间变得不足挂齿,所以在亲眼见证了这些盛衰之后,我们这一代就变得理智而冷漠了。

发电厂没有发电了,只有一些天然气委托业务。

厂门口当保卫的姐姐特别热情,见我满头大汗连忙请我进屋吹吹空调,也许是平素太过无聊,她和我聊天的时候眉飞色舞,特别开心。她说她2004年参加工作,那时候17岁,从矿务局技工校毕业后,还是多方面通融找关系才分到电厂工作。工作没几年,这所偌大的国营大厂就随着矿务局的经营不善而分崩离析,这十几年间,这个厂分分合合改制破产,甚至她都记不清自己到底现在和哪家厂签的合同,只记得当年自己费尽心力进的地方,当年的工资和她现在看大门拿的一样。

我们看到发电厂的化验室,桌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灰。

我们从主厂房爬到楼上,和少时就见过的那根巨大烟囱近距离接触,感慨即使是在现在,国营大厂的规模宏大也是比我想象中更甚,更别说对于年幼的我来说,一定是标志性建筑,我小时候有很多拐卖小孩的,我就给自己心里暗想,如果走丢了我一定要记得这根大烟囱,记得它我就找得到回家的方向。

当我把眼睛沉入平行世界中另一个我的眼睛,瞥见幽深的黎明,看到古老的昨天,看到不能领悟的一切,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即使身处深夜的办公桌前,我仍然为另一个在种地、探险、读书、航海的自己祈祷永远风平浪静。

如今多年,少年心性,泳池如海,而立辎重,飞不起来。


附几张电厂内部的照片吧,不知道再过十年,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参考阅读:你的永荣矿务局,是我的小镇


永荣旧山河:机械厂和发电厂
https://macin.org/2023/09/11/yong-rong-jiu-shan-he/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9月11日
更新于
2023年9月18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