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川红炉:夏末看“海”好去处

今年重庆的夏天比较爽快,干净利落地热了二十天,就爽爽朗朗地入了秋。

末伏夏尽,却迎来了秋老虎,虽然白昼依旧炎热,但早晚渐凉还算舒适,正是夏末秋初一眠难尽之时。

龙家山矿坑

驱车导航“龙家山院子”,到达导航点后路边有一片空地,车停空地就能看到马尔代夫永川分海了。

大峰公路旁的这处矿坑,深约30余米,占地10余亩,曾是重庆中材参天建材有限公司的采石场。

头顶烈日沿着被开凿过的石径而下,有一堵铁皮墙,铁皮墙上有一扇铁门,推门而入就是直通坑底。这和筷子小手之前去过的中梁山矿坑公园不太一样,中梁山矿坑规模更大,但没有找到去往坑底的路径。

身边的石壁极陡,石头长期风化易碎,所以一定要保持安全距离。路边有人烧烤过的痕迹,但总体来说比较干净,没有留下太多不可降解的垃圾,因此这里的生态保持得很不错。

听路边的看守的人说,这里大概十年前就停止采石,留下的环境“痘坑”要回填,难度也很大,所以索性蓄上水,成为蓄水池,既给痘印涂了一层遮瑕,还让隔壁的茶场高兴,因为灌溉用水有了保障。

碧水映天天映水,虽然闷热但水光盈盈。如果想拍出大片效果,那必须有曜灵加持,得上午来;如果想露营烧烤,饮茶叙旧,那得下午来就是阴凉。

航拍的俯视效果一流,尤其是和旁边禾木成畦绿树袅袅相映成趣,乡间公路阡陌纵横,繁忙的卡车来来往往,动人风景就是那么厉害,能让游客一纵跃入其中,每一处景致都留着韵脚。

水波一圈圈推开

清水河“水上公路”

距离矿坑约莫两公里的地方,顺着指示牌,有一处名为“清水溪”,当地人叫“柑子槽”的地方,是近两年兴起的网红耍水胜地。

虽然公路上车辆熙熙攘攘,但一拐弯便是乡间竹林溪水,你能想到的美好词汇皆聚于此。从天然去雕饰的流水倒溯而上,是开阔的被修正后的河床,凌冽的溪水抚过青石,滋润了丰茂的水草,留下婉约的图景。

乍一看甚至不像河道,更像被水浅覆的公路,难怪被大家戏称为“水上公路”。河道有300多米长,8米宽,溪水清浅,两岸有竹林相映,适宜露营BBQ。

但出人意料的是,清水河的源头竟然是一处有着125年历史的煤矿——钟鼓凼煤矿。这片山里有一条静水流深的地下暗河,从钟鼓凼煤矿的入口流出后与原本只有一股的溪水相聚。

由于地势陡峭落差高,水流在岩壁之间轰隆作响,犹似钟鸣鼓乐,得名钟鼓凼。而这条小溪借着暗河的水势,成为了清水河,借山势还有了一处自然形成的瀑布。

因为煤矿扩能,把原本徜徉的暗河强行改道,河道也成为了煤矿堆放煤矸石的货场,小瀑布、清流水都不复存在了。

后来得益于乡村振兴,大家都希望还清水河原貌,所以花了大功夫清理河道,才有了今日的戏水地。上一期中断流的巴南姜家镇应该好好学学。(参考阅读:巴南姜家:失落的夏日小镇

乡里祖籍

其实永川红炉是我的祖籍所在地,是我爷爷的老家,每年清明都会回去上坟。

常有人戏谑说“上班的心情好似上坟”,而我每次清明时节上坟却心情舒朗,大抵是看到的都是春暖花开想到的都是逝去的亲人留下的好,所以心情并无一丝不悦。

现在交通便捷,路途也近,所以我能体会到的乡音和乡愁并不多。在外念书时,乡愁就是火锅,能吃辣我们就是老乡,所以四川重庆湖南湖北贵州云南都是我理解意义上的老乡。

但每年都会认真地在清明去一次红炉镇,这个我爷爷走出来的地方,这个我从来没有生活成长过的地方,我从没有感到它成为了历史,更从未感到生疏。


提醒各位,此处为野生景点,请务必注意安全,谨防溺水。


永川红炉:夏末看“海”好去处
https://macin.org/2023/09/18/yong-chuan-kuang-keng/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9月18日
更新于
2024年2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