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目古镇:峨眉山下喜相逢

罗目古镇在唐朝的时候还不是一个镇,那时候它和峨眉平级,还是一个县。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成了一个镇,改名成了青龙场。再后来就是我们现在知道的罗目古镇了。峨眉山里躺久了(参看:峨眉七日:道行尚浅 归山充电),也会怀念鼎沸的人声,于是乎下山入世,峨眉最大的古镇走起。

有着峨眉山旅游资源的乐山市,好像压根没有把古镇的旅游发展纳入规划,所以这样恣意生长的古镇,反而是最有生命力的模样。从市区开车出来几公里,路过一个很宏大的牌坊,就到了镇上。

马路左边是镇上的菜市场,右边就是立了块石刻的罗目古镇。因为菜市场里实在是太热闹了,所以我果断左转,先去菜市场里逛了一圈。

街上最多的散户卖的是板栗、榛子和核桃,基本上都是新鲜才摘下来的。新鲜的栗子6元一斤,隔壁就是卖糖炒栗子的卖16一斤,并且整个市场就两家卖的,完全不用担心销售和囤原料占据资金,感觉创业商机就在眼前。

菜市场熟食区和生鲜肉类区之间有卖牛肉和牛杂,就是跷脚牛肉的那种,买回去涮涮就能吃,至于能不能复刻出灵魂蘸料就各凭本事了。(ps:实在不会的私信我,美食达人为你解惑)

川渝地区的橘子在这个时候开始大批量上市,不过没有各位文艺青年期待中橙色的橘子海,因为现在吃的都是绿黄皮的蜜桔,看起来酸吃起来甜丝丝,不要被外表迷惑了。

终于在卖膏药老大爷洗脑的吆喝声里看清楚了“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的石牌,随即进入古镇。清澈的放假回家的大学生、手忙脚乱的第一次带娃出行的父母、怡然自得的哪怕货物还剩一堆的小贩……形形色色的人群熙熙攘攘,这个古镇有着真诚的热闹,在千篇一律的古镇里显得出类拔萃。

毕竟建筑可以重建,历史故事可以请人来写,网红店铺开业诚邀入驻,但是唯一无法复刻的“人”气,无法控制那么多人的选择。

吃豆腐脑的和吃茶的坐在街的两边,修鞋的和换锁的忙碌着生意,现做的洗沙月饼就被包进了油纸里随着游子到了他乡,卖烟叶的老伯身上有外公的味道,古镇的气息是熟稔的,而我竟是第一次造访此地。

古镇里看到的两个道士的“宣传广告”都姓王,看来姓王在这一行很重要,毕竟大多数人只认王重阳这块招牌。

峨眉山下最不缺的就是泉水,小镇也不例外。清冽的水在镇上穿流,从桥上,从脚下,从孩童戏水的指尖,水赤脚走在潮湿的街头巷里。温暖潮湿的地方适宜生长,所以古镇路边的草木葱郁花朵繁茂。

峨眉山上竹林也茂盛,所以当地人就地取材,竹编的技艺在家庭主妇看来是实用的筲箕,在城里小姑娘眼里是稀罕的装饰。在小镇上,甚至还保留着人力三轮,买完菜的婆婆坐在三轮车上,悠哉悠哉的神态感染了我。

我是那种坐人力三轮一定会紧张,觉得自己体重给踩三轮的车夫增加了困扰的人,衍生到特别害怕麻烦别人,典型的讨好者人格。所以我理解不了总是麻烦别人的人。

小镇还有一条沿河的街,每一栋小房子都是我的“梦中情房”:小小的院子直接看河水趟过,门口两棵桂花树散发着自然的香气,院子里晾晒着玉米,灶房上方是冉冉的炊烟,听着水哗啦啦的白噪音,门口条凳上坐着不谙世事的少年。

街尾是夏天玩漂流的起点,十月的河水有凉意了,但还能把胳膊浸在里面,盈盈流淌的是峨眉的情愫。

罗目古镇保留的并非高级的古建,亦非多少名人墨客停留之地,但它的三分泉水七分不造作,是古镇里的一束光。

上山度命,下山营生,来人问我事如何?人海阔,无日不风波。


罗目古镇:峨眉山下喜相逢
https://macin.org/2023/10/16/luo-mu-gu-zh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10月16日
更新于
2024年2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