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的海:从羊窝头到野鹿荡

提起苏北,在人们固有的思维里是贫穷和上海人的嫌弃,然而事实上,苏北地区哪怕是宿迁淮安这样江苏省内吊车尾的城市,在全国的经济也是响当当的。我们传统上认知的苏北地区是徐州、连云港、盐城、淮南和宿迁,而这次,筷子小手见了一次苏北的海。

江苏虽然沿海,但记忆中的江苏的海总是和黄海、淮河一样,留下泥水浑浊的刻板印象。虽然一路从连云港到盐城有无数港口,但除了张家港,其余的属实难称之为良港。苏北的海本就是淮河和黄河流域的河流从上游裹挟而来的泥沙沉积而来,继而形成平缓的江苏海滩(滩涂),这样的海赶海渔获不错,但从运输和审美的层面就差了几分。

但庆幸我们还有连云港的海可以欣赏,蔚蓝的大海,细碎的沙滩,嶙峋的奇石。连接连岛和本岛的是条长约十公里的“西大堤”,长长的延伸到海洋里,驾车驶过,晚风已经冷得算不上温柔,但是闻不见海风的咸腥,只觉异常清醒。

一早起来,蹲在石头上看大爷钓鱼,海水哗啦啦打在石头上,千万年来都是这样过去的,好像石头也不觉无聊,海水亦未觉乏味。在石头上找了半天,找到了一群小螺,多少也算赶海有点收获,不是空军。

但路过渔民凌晨出海清晨归来的渔获:35一斤的比我手掌都大的梭子蟹,13一斤的猫眼螺,25一斤的皮皮虾,3元一个的生蚝,只恨自己没有随身带一个厨房。在开渔时期的海边,我总是一边吃着新鲜的海货,一边抱怨这些厨师没有川渝厨师出神入化的调味本领,不过大概川渝厨师的调味本领也是在食材不佳的现实境遇下逼迫养成的吧。

作为冬天最低温可以到零下十几度的连云港,11月后旅游进入淡季,连岛景区也不再收费,只需要付20元车费就可以看到大沙湾的浪花浸润到平缓的沙滩上。年轻的大学生们好像不怕冷,卷起裤腿跳进几度的海水里,那几秒钟我恍惚了,好像想起了20岁时去秦皇岛看海,那时候听不懂“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而今却隐隐理解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苏马湾的海滩上有一块汉代界域碑,是王莽始建国四年立的,大致是说此境以北就是山东琅琊地界,这历史故事不就串上了。

观光车还会路过连岛以东一个叫羊窝头的地方,在我们住的民宿,很多贴着电瓶车去羊窝头看日出的小广告,需要早上三四点起床,拼车1人20元,但是我实在是起不来,所以几乎所有的日出我都会错过。

在海上云台山上,有传说中孙悟空的横空出世的地方,所以连云港的机场也叫做花果山机场,敢情这都是猴子猴孙们的后裔。

从连云港到盐城,为了看风景特地避开了高速,没料到却在工业园区里听着导航打转,从北到南,落日就在手边缓缓坠落,直到留下红灿灿的霞光,黄澄澄的余晕,和归入一切的黑暗。

盐城还有一处野生麋鹿的栖息地,想看的话也得早起,麋鹿怯生生的,天光大亮容易受惊。不过这一路上的景致倒是很漂亮,是漂亮的北方农村的壮阔之色,树叶阑珊天高路阔。

民以食为天,从吃东西上说,苏北靠近山东临沂,说话口音和山东差不太远;苏中扬州泰州又是淮扬菜;苏南地区又很上海甜得紧。在苏北的几日,我吃得挺难受的。

嘴巴除了吃,重要的功能便是讲话了。苏南的吴侬软语咿咿呀呀,苏北的中原官话听起来轻松是典型的北方语系,苏中又是一股子江淮官话,江苏人省内沟通都是困难的。所以他们表示很羡慕川渝云贵的西南官话联盟,四个省市用一种语言,而江苏省是一个省用3种语言。

插播一句,江苏南通一个市就有6种方言,所以和上海崇明岛一峡之隔的南通市的启东和海门,都操着一口上海口音。

如果不是康熙,江苏没想到自己能那么包罗万象。满清入关后,康熙为了更好地管理江浙两省以及打破他们之间高度封闭的关系,所以设置了一个江苏,让江宁(南京)串起整个江南江北。

下一站,我们顺着东海岸线南下,开启沪上的海,敬请期待~


苏北的海:从羊窝头到野鹿荡
https://macin.org/2023/11/20/lian-yun-gang/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11月20日
更新于
2024年2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