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水驿, 如今只剩三户人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大概从湖南凤凰古城收门票开始,“古镇游” 就开始变味了。

筷子手之前也打卡了重庆周边的古镇/古城(比如:木洞:一半沐浴阳光一半被人遗忘沉醉在乡音里的重庆古镇),从心底来讲,没有被过度开发的古镇才有看头

那些下道就有宽敞充裕停车位的古镇,看到的也都是仿古建筑而已,仿得了外形,却仿不了时间对建筑的侵蚀。

磁器口古镇应该是最没意思的,不知道大家是否也这样认为 🤷‍,赞同扣1 。

本周我们筷子手去了一个真真正正可以称得上原汁原味的古镇。

这个古镇没有被开发,应该是文旅部门觉得开发难度大,或者没有开发价值吧。

我们能看到的“痕迹”仅仅是在小镇入口的地方,树了一块小牌子,牌子上写着“铜罐古镇”,再加一个指示箭头。

牌子上有个指示

园子的主人都已搬走,自留地里无人打理的三角梅照样盛开。这里是进出古镇的必经之地,可能除了古镇年过半百的那几位老人外,这丛三角梅见证也了这里从 “摩肩接踵” 变成 “门可罗雀”吧。

老树新叶

继续往前走,路越来越狭小,两边的山林中不时出现完全废弃的房屋,砖砌的房子还好,土墙做的房子应该一推就倒。

或许读者朋友们再造访这里的时候,照片中的房子已经在一场夜雨中默默倒掉…

土墙老房子

狭窄的石板路

走完这一段,路就断了了。横亘在手手面前的是两条铁轨。注意,穿过铁路的时候一定要先观察,因为这是成渝铁路,一天还有两趟车会从这里经过。

跨过铁路,再走二十多米就能看到铜罐古镇了。

入口

从这里往前,便正式进入铜罐驿,这个曾经灯火辉煌、门庭若市的千年水驿。

一位老爷爷独坐整条街

冷清的街道,房屋破败,隐隐约约看到的红色标语有种说不出的凄凉。老人讲十年前这个镇还很热闹,赶场天更是人声鼎沸。

那时这里家家有人、户户亮灯,茶馆、饭馆、商店都有。不过这十年沧桑,镇政府搬到了附近的冬笋坝,街道上的人搬的搬,死的死,如今还剩下三户人家。

破旧老房子

门窗斑驳,蓝色油漆和红色油漆交织覆盖,脆弱得像出土的文物,一不小心就碰碎了古镇曾经的辉煌。

储备过冬的柴火

老房子拾阶而上

小孩子中途休息

古镇的石板路都已凹陷,聚集的雨水折射着千年的沧桑,石缝中的小草又给小镇仅有的三户人家希望。

铜罐驿曾有一个大戏台,坍塌的戏台上只剩下古树的独角戏,老人们养的鸡和鹅成了这块平地新的主人。

门牌号

沿着古街往前走,不一会儿就到了尽头。站在这里远眺长江,对面就是江津的大工厂,背后就是成渝铁路,中间的古镇反而被人突然遗忘。

屋基

最后,普及一下知识:

铜罐驿是一座千年古镇,自然景观得天独厚,,在古代作为成渝之间的要道驿站起着交通枢纽的作用,有丰富的民间传说。

1954年出土的巴人船棺墓葬和青铜器见证了它是古代巴国的发源地之一。这里有长江三峡之一的“猫儿峡”及长江奇观马脑壳,古有传谣“金剑斩龙脑,铜罐煨仔鸡”,铜罐驿因此得名

镇内有一座修建于1898年的神学院,1924年建造了天主教堂,是重庆市第二大教堂。大溪河流域不仅自然风光秀丽,翠竹葱郁,还有开凿于清咸丰年间的“珞五洞”、“仙女凼”等文物保护单位和民间传说。(以上内容来源百度)


千年水驿, 如今只剩三户人
https://macin.org/2020/04/28/tong-guan-yi/
作者
Macin CHEN
发布于
2020年4月28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