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古镇:只恐喧闹众生扰

我对福宝古镇闯入我心扉的那一瞬间记忆犹新:那是一张遍布爬山虎的老墙的照片,阳光照射得这座老墙却有了明媚的生机。既丧又甜,这大概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后来才知道它还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出的四川100个最值得拍摄的地方。

作为吃喝玩乐的公众号作者,手手的手机备忘录里存着一张长长的清单,上面罗列着想去探寻的地方。福宝古镇作为一个离重庆不到200km的目的地,在手手备忘录里躺了三年。

驱车前往四川泸州市合江县福宝镇,一路上你会经历许多“诱惑”:

《沉醉在乡音里的重庆古镇》一文中,有专家不吝夸赞的江津塘河古镇,也有名声在外的尧坝古镇,更有途径的榕山古镇先市古镇白鹿古镇。筷子小手想,能在那么多古镇中脱颖而出的,一定是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

走进福宝镇的外环,这是一个两河交汇点,所有的建筑保留着上世纪80年代的建筑风格:没有贴砖的外墙立面,青砖暴露在夏季黏糊糊的空气之中,5块钱一斤的荔枝,7块钱吃到饱的豆花饭,是吃货手手的体验。

小镇“步行街”

窄窄的行车道

再往里走,就是福宝古镇的核心老街,也就是从元末清初开始形成的古镇本体,行走其间可以感受到整个古镇依山而建的大致地貌。

古镇依山沿河,氤氲在水汽之中,看着背着背篼牵着小娃的老人在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上爬坡上坎,手手不由得脚滑一个激灵,而旁边的小孩见我这个样子就笑出了声。



高低错落、鳞次栉比的院落,层层叠叠、千姿百态的吊脚楼,这里的清冷、古朴,都是吸引手手的古镇气质。

嘈杂喧闹与这里无关,原住民们却是热情开朗,每一户的大门都向你敞开,让我怀疑陶翁笔下的桃花源原来是在这个地方。

这门内是家族兴衰故事,门外是世间冷暖岁月,在敞开的大门外,经过了太多的温情和炎凉,一切都在古镇的历史里。

沿街木结构的房子

自己画的门神

进门之后发现是茶馆

歪歪斜斜的佛宝二字

一户居民的厨房

绿树与老墙

民居

街巷

树下的老人

这条长长的老街唤做回龙街,街上有“三宫八庙”,这是古镇文化的集中体现。每一处都破败而狭小,而当地居民仍然在庙前的院子里打牌,和古老的场景融合了起来。

整个小镇没有人打麻将也没有人斗地主,都在玩这种叫“六红”的牌,而在手手的印象里,这种牌是已经过世十年的爷爷常玩的

坚守的老人和调皮的孩童,是这个古镇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一条巷子带我去到了惜字亭,名曰“亭”,实为一座六层八方的焚烧塔。它建成于乾隆五十五年,每层每方都刻有深浮雕图案,且不相同,是“天后宫”烧钱化纸的地方,所以又叫“字库”。

福宝古镇先民素有崇文传统,认为书写纸是圣物,不能放在不洁之地。放在不洁处会妨碍家门的文脉,脚踩了写了字的纸会长疮,在不洁的地方烧纸会得眼病。

为此专门修建了惜字亭来集中焚化。

惜字亭

很多老房子结构都已倾斜,不得不搭上木梁借力

这是古镇的最高处

看 “谈笑无鸿儒,往来皆白丁” 的门联

镇上生活的老大爷

沁色的老街,优秀的建筑美学。

没有过多商业开发,没有酒吧一条街,没有雷同的纪念品贩卖,你甚至在老街里找不到一家吃东西的店。

可是它是真实的,走过老街的老人是爷爷的样子,坐在门边捻麻的婆婆是外婆的样子,路上横冲直撞的小孩子是我小时候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我记忆中古镇的样子。



最后,一些 Tips:

  1. 福宝古镇在解放前叫 “佛宝” 古镇,在更早的时候叫“佛保”,这个地方是先有的庙再有的地名。而这座庙坐落在小镇的至高点,大门紧锁,问了上年纪的老人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
  2. 强烈推荐 老手豆花饭 ,30多种佐料的豆花饭味道绝不含糊,老板话很多人很热情,一直以自己读博的女儿为骄傲哈哈,他们家的豆花确实很巴适。
  3. 在重庆吃豆花饭,有木姜油的店子味道一般不错 👍

福宝古镇:只恐喧闹众生扰
https://macin.org/2020/06/23/fu-bao-gu-zh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0年6月23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