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河古镇:一张巴渝古镇的素颜照

这里与江津白沙相距19公里,作为连接泸州、合江和江津的水运要地,虽然不是长江码头,却也拥有支流的水运之利。

但比起白沙古镇,它更像班里那个总是默默无闻但坚持暗恋了前桌三年的优等生男同学,古朴低调,简单就是他最大的特点。

未见塘河就已听专业人士推介了无数次,真正到访后也不算惊艳四座,只是感慨这就是古镇当有的样子。

喜欢古镇,喜欢小地方,不爱霓虹灯,不爱遍地斑马线,喜欢人情味儿和冰粉凉虾,不喜欢礼貌生疏的相处方式和法式马卡龙。

这样的浪漫主义情怀使我无处安放,便只能在行走中把这些思绪安放在因岁月而腐朽的雕梁画柱间。

用文字记录日常,翻看时会涌现出当时的心境和感受,作为体验派的写作者,我坚信过程中的片段会让人永恒。

闷热的空气里每个人都是静态的,没有商业气息,甚至没有人。

那些红色的灯笼已经有些旧了,时间就这样猫在巷子里不吭声,直到他见到的每个人都染上了旧旧的黄色。这样封闭的情绪里,空气湿闷,想法昏昏暗暗,整个世界都没有了光。

急煎煎按不住意中焦,闷沉沉展不彻眉间皱,情怀冗冗心绪悠悠。

似有话要说,却也知把自己都把握不了的想法说给别人是折磨人,不说却又是闷。

这样的空气,即使在温柔的塘河,也不适合开启一段夏日恋情:热的湿乎乎不干脆,黏腻得就像被汗液纠缠在后脖颈上的碎发,热得像在热带雨林里趟过沼泽,热得生人勿近。

古镇里最快活的应该数这些猫咪了,自由跳脱在青石板上,破洞的门板和木栅栏是他们的最爱,坐在条凳上的老人家已经追不动他们了,所以他们是镇子的主角。

破败重叠的的屋宇间有几座巴渝地区罕见的徽派建筑,被锁上的王爷庙至今仍保留着繁华的风貌,飞檐画壁犹见当年风姿。

建于明晚期的王爷庙是这里一开始的样子,后来房子挤着房子,街道邻着街道,一个热热闹闹的小镇就此兴起。

塘河呈“几”字形环绕着这座古镇,王爷庙的马头山墙惹人注目,所谓王爷,供奉的便就是当地河神了,而这座庙宇也就是曾经的船帮商会之地。

用柴锅熏腊肉的老爷爷有一间挂满腊肉的屋子,在半边街的尽头,整座房屋都弥漫着烟熏的味道和色彩。

走遍整个塘河可能也只需要十分钟,它太小了以至于不经意会忽略,但又会让人忍不住驻足细细打量,为还能保留下这些建筑而感慨。

建于清光绪13年的清源宫虽然只有宫墙旧迹但仍在塘河的制高点安放,把西方的建筑文化插进这重重叠叠的中式建筑中的朱家洋楼如当年一般沿街而筑。

恰巧在闷热的傍晚我路过了,所以我去看了,我尝试着去懂了,便也能解释为什么总要去没有去过的地方了。

因为想要一种只有自己懂得的疼痛和隐秘的安慰,在想逃离眼前的时候。

那些千年不变的古镇和那些只有赶集时才会闹哄哄的老街,那些总是从小镇流过的溪水河流,让那些再载不动忧愁的破船渡我到对岸,渡我到我未知的对岸。


往期文章:


塘河古镇:一张巴渝古镇的素颜照
https://macin.org/2022/07/04/tang-he-gu-zhe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7月4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