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村:做那个翻山越岭的人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筷子小手决定从北碚走到渝北,徒步12公里。

当走下车门真真切切用双腿走路的时候,绵延不绝的土地并不是能看到的唯一事物,而是收获了更多的细枝末节,这是写作者悦然的。

北碚思源-复兴镇

坐落在国博线上的思源站是我第一次造访,甚至国博线也是第一次坐,上次来国博是开车来的,实在太远。

从思源站出站后四处空空,只有共享电瓶车环绕着我,看了一下时间决定先到复兴镇上去吃点东西。早前瞄好的一家复兴镇上排名第一的涮烤牛肉因为烧烤纸没有了遂放弃,只能在旁边的牛肉粉凑合一顿,不过万幸的是配上免费的酸梅汤和大坨的牛肉牛筋,也算抚慰了空城计的五脏庙。

一大碗牛筋粉

吃完后到复兴镇的公交站区等961,等了半天不至,都想继续骑共享电瓶车了,碰到一个当地的老大爷劝说几分钟就到,幸亏听了老大爷的劝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复兴镇-龙王村

到龙王村的公交车行驶在颠簸的乡村公路上,由于基建的缘故一路尘土飞扬。

到站下车后往回走150米,顺着左手边一个小小的指示上道,步行7、8分钟(车程2min)就可以听到热热闹闹的嬉戏声,龙王村到了。

这是一个近两年在某书和某音上被炒得红火的夏日玩水点,一路上都是小娃的嘻嘻哈哈如同绕梁的徒步BGM。顺着溪水往上游而行,人烟渐罕,古朴的风韵显现出来。

被青苔覆盖的旧石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宝石的光芒,溪水越过巨大的石块奏出滴答或轰隆的声响,过去有钱人家修建的碉楼保存完好还能爬上楼透过吱嘎的木门和路边的小孩打招呼。树林掩映其中,水流潺潺而过,这样的徒步环境是极好的。

山林中一处废弃的碉楼,可以进入

龙王村-垭口村

沿着山势上上下下,和独居在山里的大爷确认过路径后,穿过深山里的几方稻田,便到了垭口村

垭口村位于白云山上,也叫白云场,但垭口的风特别大,应该是个纳凉的好去处。

在天合陵园和两路城区的路牌处选择天合陵园方向,看到路边有一处视野一流也特别华丽的别墅,顺着别墅观景台旁的小路下山,往小桥方向走去。

沿着图中箭头方向向下走

垭口村-小桥

第一次野外徒步经验不足,这条路线又不算特别清晰,所以只能边走边看看地图上的大致方位是否正确。下山路途中明显感觉人烟稀少了很多,甚至很多路已经被杂草所覆盖。

草都已经将路淹没了

看到岔路口不知选择哪条路,于是选择了离地图上小桥所在地更顺的路,也正是这个选择让我错过了位于白云山制高点的花岩寨,把本该17km左右的徒步行程缩短到了12km。

一路下坡行进速度极快,穿过一条马路就看到了河边,顺着路往下就看到了观音洞水库(地图上为“后河”)。小桥是一座沟通水库两岸的牵引铁索桥。

就是地图上的这座桥

因为不熟路的缘故,路线几乎都是嘴巴问出来的,问当地的村民xx地方怎么走,第一回答几乎都是说的沿着公路走。但徒步走公路就失去了意义,毕竟我也不是“徐云骑行中国”,所以即使以前的山路早已荒芜,还是根据老乡的指引,摸索着走进了狭窄的山林古道。

小桥-金银寨

曾经的后河上应该还有渡船,我看到河两岸都还有等船的座位。顺着几乎45度角的山路拾阶而上,被下午的阳光晒得火辣辣毫无遮挡,直觉得快被烤化掉。

回头望走过的后河和小桥,波光粼粼水色荡漾,叠峰翠湖山高水远,在阳光的炙烤下反而折射出更迷人的光芒。

登上山顶发现坐标定位为“金银寨”的地方并未发现寨子,而是一个坐落于山顶的村落。

在山顶,北望华蓥山,南望重庆城,西望白云山,东望玉峰山,目之所及景观收于眼底,好不快哉。

看了一下地图,上次驾车寻访过的斗碗寨千里广大为城,斗碗之量为寨)就在这座山脉的不远处。

金银寨下山步行至木耳镇上大概3km,路途不难,难在一路无林荫可遮蔽。从木耳镇上可以坐公交到空港换乘轨道交通。

我原本以为上次去斗碗寨会是我第一次去木耳镇,没想到时隔不久竟又再次用双腿造访,也许在不久后还会再来,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小镇因此便与我有了羁绊。

回程

回程在小镇上溜达,老人树荫和冷清的商铺,走在其间的我显得格格不入,但我还是想徒步跋涉大好河川,见证澄澄落日和濛濛朝晖,枕星盖月听蝉入眠,在静谧的生动里缓缓睁眼,眼见月光凉凉,付水东流一腔念想,不过是万千遐思尽放春山罢了。

最后我们又从木耳镇出发,找了个大酒店去美美吃了顿自助餐。

现在躺在床上,腿和膝盖是有点疼,但肚子是饱的,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就是:回村一天,徒步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往期内容


龙王村:做那个翻山越岭的人
https://macin.org/2022/08/01/long-wang-cun/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8月1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7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