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沱老街:尘埃里的烟火

本文最后更新于:几秒前

筷子小手一行4人到达仁沱老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天气正热。

国庆节假期期间,支坪镇路灯柱上齐刷刷挂起的国旗证明着这里还有点儿节日氛围,但到了仁沱就不一样。

这里是无所事事的夏日午后。

在车里睡了一个不长不短的午觉,在空调的庇护下夏日显得很宁静,醒后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都是睡痕,庆幸又偷得半晌沉醉。

下车后脑子还未清醒,只能看着僰溪发呆,看一对情侣在烈日下手动给小艇充气,再耐着性子把小艇送入碧绿的江水之中,最后浪荡其中。(看得入迷竟忘了拍照😂)

其实,僰溪有一个更为通俗的名字“綦江”,为了不与地名“綦江”混淆,也称为“綦河”,古时也叫过“夜郎溪”。

但我更喜欢僰溪这个名字,因为这可以更好地解释僰人是巴文化最大的氏族存在。毕竟在民国时期,仁沱都还是重庆重点打造的“九港”之一,也有着福建会馆、江西会馆、广东会馆、湖广会馆、陕西会馆等商业重地。

在还没有进入仁沱老街的地方,一处高高的地势上,有一处叫作王爷庙的地方,据说此处曾出土过东汉时期的物件,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筷子小手扒拉开小腿深的杂草,爬上这处高地。王爷庙大门是被锁上的,留着一个可以供一个脑袋探进去的门缝,但我尝试了一下便放弃了,黑洞洞的门里面凉风阵阵,搔得我汗流浃背的脖颈汗毛都竖了起来。

仁沱老街有一种没有章法的野,依着山傍着水,它就野蛮生长着,长出了屋檐长出了瓦砾,长出了青苔也长出了黄桷树。

走在米粮市街不知什么时候就拐到了江西湾街,一个错落也许又到了水井湾街,街巷相通,走过石墙转角,也许会增加遇到真爱的几率。

2022年的八月重庆特别难过,仁沱也经历了几天几夜的火灾,那几天山火连绵,我的脑海里不知为何一直在循环着《吐鲁番的葡萄熟了》,也许是怎么也扑灭不了的山火使我想起了年幼时为孙悟空着急翻不过火焰山。

而今到了仁沱才知道,原来《吐鲁番的葡萄熟了》作曲者施光南正出生于仁沱。

从山上的民居溜达到山下的主干道,偶遇了曾经仁沱场的百货大楼。这可以说是最符合我印象中小时候的百货大楼了,卖布匹的阿姨一个人玩着扑克牌,木质的柜台已被光阴盘得包浆,脱落白灰的墙上画报美人依旧,拨拉一下算盘珠子,小孩儿从街上跑过,抬头的一瞬间我笑着问身边人可不可以扯块花布给我做条新裙子。

这算是一条老街的灵魂吗,存在于仁沱老街的阡陌纵横之中,绝非那一些被交通逼迫的贪婪街道,而是我脚下这些寂静的街巷。
如果想感受一下仁沱的喧嚣,那么在赶场的时候也许还能增添一些人气。

年轻人很少,老年人很多,幼儿园很安静,茶馆里面熙熙攘攘。多年以后,那些曾经疑惑过的、未决定的事,都在仁沱老街的那个百无聊赖的午后豁然明朗。


欢迎关注筷子小手,往期精彩内容:


仁沱老街:尘埃里的烟火
https://macin.org/2022/10/03/ren-tuo-lao-jie/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2年10月3日
更新于
2022年11月29日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