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

自从4年前完成海南打卡后,就解锁了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从那以后,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选择像当地人一样地生活一天。如果你也喜欢不落窠臼的旅行,不爱网红景点、不当旅游“特种兵”,关注“筷子小手”,带你玩点不一样的。

频繁在路上的感觉有多好,只有热爱旅行的人才知道。

就像人生一直都有未知的前方等待探索,而不是被困在一方天井,原来我真的是需要“一片草原”的“李小姐”。

摒弃掉7点起床八点开工的不良习惯,让我们一觉自然醒九点半,开启元气满满的假期。住在横琴对面,赛马会旁边的罗斯福酒店,原以为可以白嫖一次赛马,不料这两天都没有场次,算是一点小失望。

如果想去体验的小伙伴记得提前在澳门赛马会官网上看场次,20 MOP(澳币)既是入场券也可以作为赌资,对于搞不懂室内赌场规则的我来说这个可太直观了。

在这里,公交车6 MOP一次,不论远近,于是乎每天给公交车准备零钱就变得尤为重要。打车一次起步价19 MOP,虽然不算太贵,但是两个人确实不太划算,如果是一家人出行的话在面积不大的澳门还是可行的。

出发去逛逛菜市场,也就是当地人常称的“街市”。祐汉街市在澳门本岛,基本上是离拱北口岸最近的街市之一。

还没进入街市的中心地带,沿途上的生活气息就变得丰富起来。有临时搭设的摊位卖各类物品,卖祭祀用品的摊位有点惊到我,种类之丰富,甚至还有内衣和宠物猫猫狗狗可以烧给往生的亲人。

卖水果的铺子价钱还算合理,大颗的青提和黄澄澄的橙子品相都不错,价钱的话和内地的精品水果店均衡。但是30一磅的榴莲是真的比内地很多地方都便宜,再加上1:0.83的汇率和马云爸爸蓝色钱包的红包加持,果断下手一个权当早餐了。

抱着一盒榴莲肉坐在街边的小花园里吃,旁边的凳子上是下象棋的叔叔和唠嗑的婆姨们,瞬间融入当地环境。

祐汉街市跟前有两棵大树,嫩芽和春天一起萌发,进去以后一楼全是卖水产品的。和内地的水产品市场不同,沿海地区的水产品市场是我最爱逛的地方。

在重庆,农贸市场里售卖的新鲜水产品基本上都是鲫鱼、鲢鱼、草鱼、鲤鱼,外加泥鳅、鳝鱼、各类田螺诸如此类;而在这个靠海的城市里,新鲜的黄花鱼、八爪鱼、鱿鱼、基围虾比比皆是,价钱也颇令人心动。老公见我哈喇子都快掉进人家铺子里,赶紧提醒说“我们住的地方没有烹饪工具”,切,谁不知道似的。

二楼是蔬菜铺子,三楼是牲畜家禽肉类。旁边一栋祐汉小贩楼是专门售卖熟食的,两栋建筑之间有卖花的小铺。一楼定位售卖衣服,大抵就和内地赶集时卖的衣服一个水平,开门的铺位不多。

二楼和三楼有很多卖熟食的,摊位设置和大学食堂有点像,热闹程度像极了社区食堂,遇上用餐时间可谓是一座难求。

食物大抵都是云吞面、肠粉、炒粉、粥品、牛杂,街边随处可见的,关键是价钱感人,一碗各式油炸酿物,两个人吃到饱也就50MOP,再来一支冰豆浆,唤醒胃的同时也唤醒了这一天。

澳门本身地域就极小,如果说在凼仔这边的赌场里还能感受到大城市的风云,那么在本岛这边基本上靠两只腿就可以了。从街市出来后,溜达着到了三盏灯,官方名称“嘉路米耶圆形地”。

这个类似于小广场一样的地方,像八爪鱼一样伸出去7、8条街道,圆形地中间有一条灯柱子,虽然闪闪发光的灯泡有四盏,但是无论从哪一个方向望过来都是三盏,所以叫“三盏灯”。

露天摊位、广场聚会的菲律宾女人、自拍的南亚女孩、越南粉店、缅甸商会……把这里异国氛围烘托到了极致。

顺着街区的道路,几乎是澳门最出名的一条老街“十月初五街”。

筷子小手第一次知道这条街是因为一部名为《十月初五的月光》的TVB剧,而在街上溜达时竟也发现书店里有一本关于十月初五老街的摄影集,看来很多人都对这条老街心有挂念。

而这个颇有意思的名字竟和中国农历的十月初五毫无关联,缘由是澳葡政府为了纪念葡萄牙在1910年10月5日发生的一场推翻君主制的革命,而将澳门最繁盛的泗孟街更名为十月初五街。

在这条街上,我在大龙凤茶楼坐了好几个钟头。

日头正毒,户外走着十分炎热,便寻到一处茶楼歇凉吃个茶。没想到这竟然是大龙凤是香港、澳门唯一一家可以边饮茶、边听粤曲的茶楼。之前只知粤曲中唐涤生的《帝女花》和《紫钗记》,今日昏昏沉沉,呷一口老板特质的茶,竟然在不经意间听完了整个下午场。

我对曲艺略知一点,还特地修过昆曲的课程,在我们本地的川剧团也去混过脸熟,而粤剧于我而言,是曲艺+语音的叠加buff。如果是白雪仙的长平公主是我对粤剧的初印象,那在这里听几位师伯师奶唱的《洛水梦会》和《月下奇逢牡丹仙》就让我对中国民间怪谈更加深了了印象,艺术本身并无高低,但《帝女花》这样说家国的唱段必然是更胜一筹的。

几曲作罢,台下的观众们怡然自得,我忍不住和拉胡琴的阿伯聊了几句,阿伯得知我学了十几年二胡以后很欣喜,其实我是想套近乎看看能不能试试阿伯的高胡。

敲扬琴的小哥哥是他们这个自发团队里唯一的年轻人,其余的敲锣、打鼓、吹横萧、抚月琴、拉胡琴,退休生活能这样也挺幸福的。

在茶楼消磨了光阴,于是顺着夕阳来到下环市场准备吃些东西,没料到下环市场的四楼竟然是市民活动中心的图书馆,实在受不住诱惑,又坐下来看了两个钟头的书(中联办给这里捐了很多书),从图书馆出来后几乎暮色四合,原计划在下环熟食市场的晚餐被打了水漂,市场几乎已经关门了。

只能拖着走了2w步的双腿继续行走,期待能够发现好吃的慰藉一下五脏庙,毕竟之前是因为追求精神食粮而亏待了它。

牛杂煲、流心巧克力脏脏蛋糕、蛋挞,在胃感受到充实不空洞的时候,我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坐巴士回到了酒店附近,想着去看看澳门的高校溜溜弯打打望。

至于为什么一定是澳门科技大学,因为它的缩写是“MUST(必须)”啊。

这所成立于21世纪元年的学府实在是太年轻了,和隔壁的永利皇宫、威尼斯人、伦敦人、巴黎人交相辉映。我有时在想,古人推崇的清心寡欲地读书在澳门这个地方是不是不太可行,抑或是在闹中取静才是考验的关键。

正值2023届本科生毕业季,看到小姐姐们穿着学士服拿着鲜花和小熊照相的样子,以及灯光下的运动场上青春的背影飞奔的样子,我都快忘了自己还能那样轻盈。只要我动起来,烦忧就在身后永远追不上我。



📒 筷子小手旅行笔记:


澳门: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
https://macin.org/2023/05/02/macau-day/
作者
Shirley Lee
发布于
2023年5月2日
更新于
2024年6月18日
许可协议